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四十五章 是不是怀孕了?

作者:月夜未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入冬以后的天气越来越冷,呼出的热气,也会在空气中变成白霜,宁青青搓着手,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马上就要到圣诞节了,她想在别墅里搞个party,请几个朋友,来热闹一下。

    抬头看院子里那棵郁郁葱葱的松树,正好可以拉上彩灯,挂上小礼物,装扮成圣诞树。

    虽然宁青青自己没参加过圣诞节聚会,但在电视里也看过很多,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再加上裴泽析的点子,相信圣诞节聚会一定成功。

    前些年裴泽析在美国,年年都有圣诞节狂欢,他还在电脑里翻了些照片给宁青青看。

    宁青青看了照片之后,很不高兴的问:“怎么每张照片你都搂着不同的女人?”

    “美国的女人都很热情,她们都争着要和我拍照,没办法,人太帅,走哪里都引人注目。”

    裴泽析就算落魄到躺在床上养伤,也照样不改他臭屁的毛病,自吹自擂,好不得意。

    “哇……”

    真是受不了他,做了个呕吐的动作,宁青青转身就走出了卧室。

    冬天自助餐容易冷,宁青青思来想去,决定弄自助烧烤,好玩又热乎,到时候气氛肯定很不错。

    准备了两天,就到了平安夜,受邀的朋友纷纷前来,还带来了给孩子的小礼物。

    小枫小楠拆圣诞礼物拆得手软,大呼小叫不亦乐乎。

    宁青青俨然就是女主人,忙进忙出的招呼,裴泽析坐在轮椅上,只能看着她忙,一点儿忙也帮不上。

    “吃不吃蜂蜜鸡翅膀?”

    炭火的光映红了宁青青的脸,她一抬头,就与裴泽析满含爱意的眼眸相对,可想到那些照片。她心情还是很不好。

    板着脸,把刚刚烤好的鸡翅膀装盘递给他。

    “好香,好香!”裴泽析接过鸡翅膀,贪婪的闻了闻,还没吃,就已经赞不绝口。

    “哟呵,你两口子还真是恩爱啊!”贺粲辉突然窜了出来,笑嘻嘻的夺过裴泽析手里的盘子:“大嫂的手艺真不是盖的,我就不客气了。”

    贺粲辉说着就咬了一大口,嘴故意咂得吧唧吧唧响。

    “你老婆怎么没有来?”见贺粲辉吃得那么香,宁青青就乐了,笑呵呵的递了一只鸡翅膀给裴泽析,

    “她不喜欢人多,在家等我。”贺粲辉把鸡翅膀往桌上一放,灌了口红酒:“改天找个机会,单独出来,介绍你们认识。”

    “好!”宁青青点点头,又专注的烤着鸡翅膀和肉串。

    也不知道后来是谁起哄,要在场的情侣和夫妻玩游戏,首当其冲的就是裴泽析和宁青青,被赶鸭子上架,拔了头筹。

    裴泽析被蒙上眼睛,宁青青和另外的五个女人一起站在他的面前,伸出手,让他摸,看他能不能摸出来哪个是她。

    摸出来就算过关,摸不出来就有惩罚,当着大家的面,热吻十分钟。

    宁青青对裴泽析很有信心,根本不把热吻十分钟的惩罚当一回事。

    可没想到,裴泽析摸过她的手之后说不是,然后又摸下一个。

    这下可好,输得彻底,愿赌服输,只能当着大家的面热吻,而且还是十分钟。

    贺粲辉掐着秒表,喊了声开始,宁青青俯身,与裴泽析的唇贴在了一起。

    周围有那么多的人,宁青青特别不好意思,本来想着浅吻一下就行了,可裴泽析却抱紧她的头。越吻越深。

    “哈哈哈……好……好……”

    此起彼伏的欢呼叫好,惹得宁青青羞得想找地缝钻。

    十分钟,却像一个世纪那么长,宁青青感觉被裴泽析带入了一片暗黑,只有依附着他,才不会迷失。

    终于,贺粲辉喊出:“时间到!”

    宁青青才急不可待的推开裴泽析,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游戏接着进行,宁青青羞涩的躲到烧烤架旁边,默不作声的为大家服务。

    “宝贝儿。”贺粲辉把裴泽析推到宁青青的身边,又跑去凑热闹去了。

    “干什么?”宁青青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太让我失望了,竟然连我的手都摸不出来,哼,还说爱我,根本就是骗子。”

    “如果我摸出来是你,岂不是不能吻你了。”

    裴泽析得意的舔了舔嘴唇:“嘴真甜。”

    宁青青突然明白了过来,原来他是故意的,抡起拳头,砸在他的胸口:“你太坏了,那么多人呢,好丢脸。”

    “没事,都是好朋友,看一眼又少不了肉。”

    裴泽析搂着宁青青的腰,柔声问道:“还在生气?”

    “哼,我才懒得生气。”不生气,只是吃醋罢了。

    一转头,宁青青看到别墅大门外走来一个窈窕的身影,她努力的睁大眼睛,想看清楚是谁,可当她看清楚的时候,又后悔自己看得太清楚了。

    宁青青眉头紧蹙,喃喃的说:“她怎么来了,真讨厌!”

    ……

    循着宁青青的目光看过去,裴泽析看到了Cherrie,不请自来的客人,并不受欢迎。

    Cherrie越走越近,五彩灯光投射在她的脸上,缤纷靓丽。

    “晚上好。”她风姿绰约的停在裴泽析的面前,下意识的拨了拨长发,一身黑色的大衣,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

    只是,裴泽析并未将她的美丽看在眼里,紧蹙着眉,沉声问道:“不知道是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Mandely女士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

    “泽析,别这么见外,还是叫我Cherrie吧,Mandely女士听起来好生分。”

    Cherrie不但不请自来,还自顾自的坐在了裴泽析的对面,把带来的红酒和鲜花放在桌上。

    宁青青默不作声的盯着Cherrie,她昨天听裴泽析说过,Cherrie所在的cheapgo已经和“beloved”开始合作。

    Cherrie和聂靖远一起,全权负责这次的合作项目,为了共同的利益,这几天,Cherrie正在滨城的工厂里学习。

    “Cherrie,要不要吃鸡翅膀?”

    贺粲辉远远看到她,也跑过来凑一脚,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当起了作壁上观的看客。

    “谢谢,我晚上不吃油腻的东西,只吃水果和蔬菜。”

    Cherrie微笑着拒绝。自顾自的拿起桌上的生菜,什么也不沾,就咬了一口,生菜“咔嚓,咔嚓”,在嘴里脆脆的响。

    “晚上吃水果蔬菜对身体好,减轻身体负担。”

    贺粲辉说着也把手里的鸡翅膀往桌上一放,拿起生菜,大快朵颐。

    作为主人,本该尽到招呼客人的职责,可裴泽析和宁青青都不把Cherrie当客人,两人都不想理她。

    Cherrie只能和贺粲辉说话,她瞥了裴泽析和宁青青一眼,说:“你们是不是很不欢迎我,如果是的话,我现在就走!”

    “慢走,不送!”连客套也免了,裴泽析不咸不淡的开口。

    宁青青觉得裴泽析的态度很不妥,毕竟两家公司在合作,因为私事闹僵了,面子上也过不去。

    她连忙笑脸相对:“你别这么说,来者是客,我们当然欢迎,你别客气,就当自己家。”

    Cherrie眸光一转,盯着宁青青,觉得她的笑容很假很虚,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指不定以后谁是主人,谁是客人呢!”

    “呃?”宁青青一愣,看了裴泽析一眼,没吱声。

    裴泽析面色越发的深沉,虽然眼睛看着Cherrie,可话却是对宁青青说:“推我回房。”

    “好。”宁青青把还没烤好的鸡翅膀交给贺粲辉料理,在湿巾上擦干净手上的油渍,便推着裴泽析走了。

    裴泽析从医院回来就住在一楼客厅左面的房间,进出方便一些。

    客厅里几个人在玩飞镖,裴泽析也停下来玩了几把,坐在轮椅上腰又使不了劲儿,扔出去的飞镖只能勉强上靶,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水准。

    回到房间,宁青青把裴泽析扶到床上躺好。

    “今天玩得高不高兴?”宁青青一边帮他解大衣的扣子,一边问。

    “很好,很高兴。”裴泽析突然握紧宁青青的手:“今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

    只要他高兴就好,在家养病这段时间,也确实闷坏了,请几个朋友回来,热闹一下,也挺不错的。

    伸出手,摸了摸宁青青热呼呼的脸,笑着点头:“你出去招呼客人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毕竟是大病初愈,再强装的身体也容易累,宁青青了然的点点头,离开了房间,随手把门带上。

    ……

    宁青青在书房找到了小枫小楠,两个小家伙今天收到的圣诞礼物里有平板电脑,连东西也没吃多少,就躲到书房里玩起了游戏。

    “别玩儿了,该睡觉了。”

    宁青青没收了他们的平板电脑,惹得两个小家伙不高兴的嘟嘴,心不甘情不愿的赶她回房间。

    “刷牙洗脸洗脚换睡衣,妈妈过十分钟再上来看,如果你们还没有上床睡觉,妈妈就把电脑送给外公外婆。”

    宁青青走出房间以前下了命令,还没等她出去,两个小家伙就飞快的跑进浴室,哗啦啦的水声顷刻间响起。

    “小东西。”宁青青失笑,回房间把电脑藏在柜子里,然后就下楼,转过弯,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贺粲辉。

    他端着一杯红酒,靠在楼梯扶手上,颇有闲情逸致的小口啜饮。

    看到宁青青下楼,他深邃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忍,却又稍纵即逝,被浅笑所代替。

    “陪我喝酒。”贺粲辉左手还拿着一杯酒,递到宁青青面前。

    “谢谢。”接过红酒,宁青青浅浅的抿了一口,朝裴泽析的房间望去,若有所思的问:“Cherrie是不是去找他了?”

    贺粲辉怔怔的看着宁青青,不置可否的反问:“你相信裴泽析吗?”

    “我相信!”

    至少现在,她是相信他的。

    “相信就好,Cherrie不会对你造成任何的威胁,裴泽析不爱她,他只爱你。”

    话虽如此,可有的时候,爱,也是牵绊。

    “我知道。”正因为笃定了裴泽析的感情,她才能这般的有恃无恐,不管Cherrie用什么方法,也绝对不可能抢走他。

    半杯红酒喝尽,宁青青眼睁睁的看着Cherrie像个高傲的公主般,从裴泽析的房间走出来。

    一转头,就看到贺粲辉担忧的看着自己,粲然一笑:“我没事的,别担心。”

    “那就好。”

    “我上楼去看孩子们睡了没有。”

    宁青青说着上了楼,抛下贺粲辉一个人孤单的站在楼梯口。

    稍后,他也快步离开,直奔裴泽析的房间。

    “宁青青知道Cherrie会来见你。”贺粲辉把刚才的事直截了当的告诉裴泽析:“她没有生气。”

    “你没把她支开?”

    裴泽析脸色一沉,颇有些不高兴。

    “呵,我根本还没来得及,她看到我,直接就问我,Cherrie是不是去找你了。我说我该怎么说,说没有?”

    贺粲辉重重的坐在沙发上,语重心长的劝解:“宁青青不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你把事情和她说清楚,也许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不,你不了解她。”

    如果可以说,他早就说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正因为害怕失去,他才要更加的小心,呵护与她的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已经受不得一点儿的伤害,他不敢冒险,只能稳中求胜。

    “是,我是不了解她,你最了解她。”

    贺粲辉摊开,耸耸肩:“我才懒得管你的事,自己看着办吧!”

    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他不是清官,管不了,也不想管,只是站在朋友的立场。想给予一些忠告,既然有人不想听,他又何必再浪费口舌。

    “你出去吧,我休息了。”

    裴泽析半躺在床上,一把扯掉垫在腰后的枕头,手撑着床,慢慢的,完全躺下去。

    受伤的这些日子,他才算是深刻的体会到行动不便的的麻烦。

    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房间里只照了一盏黯淡的壁灯,这样的气氛,很适合想一些事。

    ……

    贺粲辉悄然离开房间,带上门,走出院子,看到宁青青坐在摇椅上发呆,信步走上去,柔声问道:“怎么了,还在想Cherrie的事?”

    缓缓抬眸,宁青青满脸的愁容,看着贺粲辉。晦涩的开口:“我感觉裴泽析有事瞒着我,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这段时间以来,她就有隐隐约约不好的预感,不知道是什么事,就更加的恐慌。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贺粲辉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这样,就连粗线条的宁青青,也有细腻的感情,纷繁的心思。

    承认也不是,否认也不是,贺粲辉只能笑着说:“你想多了吧,裴泽析能有什么事瞒着你。”

    “唉……”宁青青无奈的叹了口气:“希望是我想多了吧!”

    如果不是她想多了,裴泽析真的有事瞒着她,那瞒着她的那件事,一定不寻常。

    想再多也没用,裴泽析不说,贺粲辉不说,那Cherrie呢,她一定也是知道的……

    不知道,她会不会说。

    送走客人,宁青青没力气收拾残局,两个佣人进进出出的忙碌,她便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些日子她一直和裴泽析睡楼下,可今天,她想自己一个人睡。

    冲了澡,躺在床上。

    没有熟悉的怀抱,没有温存的抚摸,宁青青裹紧了被子,寒意却还是从心底深处渗了出来。

    翻身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拨通了裴泽析的电话,竟然在通话中,她心头一凉,快速的挂断,把手机扔在了床边。

    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宁青青的手机就响了,不用看也知道是裴泽析打过来的。

    拿起来放到耳边,她冷冷的开口:“喂……”

    “青青,你在楼上?”

    裴泽析的声音就像午夜的冷风,轻轻的吹拂过她的脸,感受到的只有寒意,虽然冷。却并不刺骨。

    “嗯,我今晚想一个人睡。”

    她翻了个身,没有供她依靠的高大身躯,展开的手臂,摸到的只是冰冷的荒芜。

    “你还没帮我擦身。”

    擦身只是借口,他的目的是想哄她下楼去。

    “今晚就让张姐帮你擦吧!”反正他那身子,不知道被多少女人看过用过,再多一个,也不嫌多。

    “不行,我就要你帮我擦,快下来,我等着你。”

    毋庸置疑的口吻,少了几分温柔,多了几分严厉。

    裴泽析急了,如焚的心,烦躁不安。

    若不是行动不便,他早就冲上去,抓紧她。

    “你烦不烦,说了让张姐帮你擦,我睡觉了,晚安!”

    莫名的怒火在心底燃烧。宁青青挂断了电话,并关了手机。

    她把头缩进被子,就像乌龟一样胆小怕事,不敢面对现实。

    ……

    本以为裴泽析打不通她的电话会让佣人上来喊她,却没想到,他自己来了。

    一步一步,艰难的上楼,停在她房间门口的时候,额上已经满是冷汗。

    他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把宁青青惊得坐了起来:“你怎么……”

    也顾不得没穿衣服,心急火燎的跳下床,去扶他,随手把门给关上了。

    在宁青青的搀扶下,裴泽析慢吞吞的走到床边,再缓缓的躺下,额上的冷汗,已经流到了俊朗的脸颊上。

    “你真是不要命了!”宁青青抱起他的脚放到床上,忍不住抱怨了起来:“自己的身体不知道爱惜,还说要活得比我久,不让我难过。哼哼,看你到时候能不能比我活得久,你翘辫子了,我才不难过,再找个男人就行了,来段黄昏恋。”

    “你敢!”裴泽析剑眉一拧,死死抓紧她的手臂,霸道的说:“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休想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那就要看你是不是比我死得早了。”宁青青抽了纸巾给他擦汗:“如果你活得好好的,我就不找别的男人。”

    紧盯着她淡漠的脸,没有太多的表情,像一汪死水,裴泽析心中有愧,堵得发慌,柔柔的唤她:“青青……”

    “有话快说!”宁青青耐着性子和他说话,实际上,她很想发脾气,可看到他这样,连脾气也发不起来了。

    “我和Cherrie见面只是谈点儿公事,你别想太多了。”

    解释也是这般的苍白无力,裴泽析紧蹙的眉,小心翼翼的盯着她。

    不安惶恐,统统都是他不熟悉的情绪,此刻,占满了他的心。

    “哦,谈公事啊,那你们就谈啊,我没意见!”

    宁青青不甚在意的笑笑,既然他有心要瞒着她,那她又能说什么,也许装傻,是她最好的选择,这层窗户纸,就不用捅破了。

    “还在生气?”

    裴泽析拽着宁青青,试图把她拽上床,可她死站在那里,不动弹,抓了浴袍,披在身上,推他的手:“放手,我去打水给你擦身。”

    “哦。那你去吧!”裴泽析这才松开了手,静静的躺在床上,等着她来为他服务。

    宁青青一边给裴泽析擦身,一边说:“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愿意相信你,但也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的信任。”

    “长久的感情,只能建立在互信的基础上,既然你选择了我,与你共度一生,我希望能和你分享所有的事,没有秘密,没有猜忌。”

    宁青青的话说得裴泽析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目光如炬,盯着她,久久没有言语。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她勉强的扯开一抹笑,转头与他对视,在他的眼中,她似乎看到了他矛盾的心情,还有许许多多她看不懂的情绪。

    恍然间回过神,裴泽析呐呐的应:“不,你说得很对,我们要互相信任,没有秘密,没有猜忌……但这件事我暂时不能告诉你,很抱歉,知道了对你也没有好处,真的,相信我,在适当的时候,我再告诉你,现在,不是时候。”

    话已至此,她还能说什么,至少说明他不是不想告诉她,而是情非得已,形势所迫。

    好吧,她假装不知道,就当什么事也没有,轻轻松松的过自己的日子,相信再大的难题,裴泽析也可以解决。

    “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

    好奇心,该死的好奇心。她真的很想知道,越是卖关子,就越让她想刨根问底。

    “不用很久,两三个月以后吧!”

    相信到那个时候,尘埃落地,他也就没有顾忌了。

    “好,两三个月就两三个月,我等着!”

    虽然还是不知道他到底瞒着她的是什么事,可现在她没那么纠结了,阴郁的心情放了晴,笑容也不再虚假。

    帮裴泽析擦干净身子,再帮他穿好睡衣,宁青青站在床边,幽幽的问:“今晚就在我房间睡?”

    “嗯!”躺在床上也能看到墙上挂的全家福,裴泽析心里暖暖的,他还真舍不得离开。

    “你快睡吧,明天还要去医院做康复治疗。”

    “我等着你陪我睡,不然睡不着。”

    他就像个任性的孩子,缠着她不放。

    宁青青白了他一眼:“坏蛋。”

    “多谢老婆大人夸奖。”

    “嗤,不要脸。”

    ……

    “嫂子,你看这件衣服适不适合小枫小楠穿?”裴芷依兴致勃勃的拿起一件运动外套,询问宁青青的意见。

    宁青青摸了摸面料,点点头:“看起来不错,挺厚实也耐脏。”

    “那好,这件也要。”把衣服递给跟在她身后的聂靖远,笑嘻嘻的又看其他的。

    “够了,不用再买了。”

    若不是宁青青拦着,裴芷依购物狂的本性要发挥到极致。

    这次和聂靖远一起回滨城,除了看望母亲,还有一些公事要处理。

    忙里偷闲,裴芷依便把宁青青约出来,给两个小家伙买衣服。

    女人逛街男人拧购物袋,聂靖远任劳任怨,脚走痛了,也没抱怨过一句。

    买了孩子的衣服之后又逛名品街,裴芷依要去洗手间补妆,宁青青就和聂靖远坐在休息大厅等她。

    几年不曾与宁青青单独相处,聂靖远莫名的有些紧张,双手交握,满是涔涔的热汗。

    “最近怎么样?”

    发生在宁青青身上的事聂靖远早有耳闻,不能打电话给她,只能在心里为她急,虽然时过境迁,他还是不放心的询问。

    “挺好的。”

    宁青青抬头盯着名品街五彩的玻璃天花板,淡笑着回应。

    “伯父伯母都还好吧?”聂靖远又问。

    “他们也挺好的,谢谢关心。”宁青青收回目光,微微侧头,看向聂靖远。

    现在和他面对面,已经没有了心悸的感觉,很坦然,也很平静,年少时的爱恋,已经随着时光的推移烟消云散,留在心底的,只是淡淡的回忆。

    聂靖远沉默了片刻,突然说:“我妈妈去年过世了。”

    “是生病吗?”

    宁青青还清楚的记得,聂靖远曾经告诉过她,他的爸爸在他十三岁的时候车祸去世,现在他的妈妈也去世了,留他孑然一身,真是可怜。

    虽然很同情聂靖远,可生死有命,而且又过去一年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希望他自己能看开。

    “嗯,肝癌。”

    缓缓的吐出那两个字,他有万箭穿心的感觉,心,痛得无声无息,不留痕迹。

    “现在环境污染严重,食品也不安全,得癌症的人是越来越多,唉……你也别太难过了。”

    宁青青下意识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慌忙的收回手,紧张的四下看看,没看到裴芷依,才暗暗的松了口气。

    “是啊,我真想找个远离城市的小山村,买块地修栋房子,自己种菜养鸡养鸭,最好有个池塘,还能养鱼。”

    厌倦了城市庸庸碌碌的生活,他只想和心爱的人找寻一方净土,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那还真是不错。”

    愿望很美好,却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人生在世,总是身不由己,她也想和裴泽析去一个小山村,远离尘嚣。

    但终究,她只能想想,裴泽析抛不下的太多,根本难以脱身。

    “你也想去吗?”

    聂靖远盯着她的眼睛闪闪烁烁,笑着问。

    “嗯,想啊!”宁青青顿了顿又说:“等孩子长大以后,裴泽析可以退休的时候,我就要拉他去。”

    “那可有得你等了。”

    “等再久也没关系。”

    只要和裴泽析在一起,哪里都是世外桃源。

    聂靖远从玻璃的放光里看到了类似于相机拍照的闪光,四下望望,又没有看到哪里有人拍照,蹙了眉,不露声色的朝旁边挪了挪,坐得离宁青青更加的远了。

    不多时,补完妆的裴芷依优雅的走出洗手间,停在两人的面前。

    “肚子饿了,我们去吃火锅吧!”

    “走,去吃火锅!”

    聂靖远和宁青青同时站了起来,裴芷依上前,分别挽住两人的手,笑盈盈的往外走。

    司机把东西带回去,三人去吃火锅。

    吃火锅的时候,宁青青看看裴芷依,又看看聂靖远,心里想着,两个人看起来挺好的,也许那天她看见的男人只是裴芷依的普通朋友。

    裴芷依那么爱聂靖远,应该不会有外遇吧!

    “嫂子,我这次回来会多待几天,你有空的时候就陪陪我吧!”裴芷依给宁青青一边夹菜,一边说。

    “谢谢!”宁青青笑着点头:“那没问题,你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给宁青青夹了菜,裴芷依又给聂靖远夹菜:“有嫂子陪我,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嗯,这几天我确实比较忙。”若不是知道裴芷依约了宁青青,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知道你忙,今天麻烦你。明天就不麻烦了,你也累了,多吃点儿,多吃点儿。”

    “别光顾着我们,你也吃。”

    破天荒的,聂靖远还给裴芷依夹了菜。

    两人相视而笑,各有各的心思。

    吃完火锅,聂靖远便回了“beloved”,司机送裴芷依和宁青青回别墅。

    ……

    “哥,你这次真是受重创了啊!”

    裴芷依看到卧床休息的裴泽析,不但没关心他,反而还调侃起来:“我就说,出来混早晚要还!”

    “死丫头,还敢说你哥,真是不要命了!”

    裴泽析一把揪住她的长卷发,狠狠的拽了一下。

    “哎哟,你谋杀啊!”捂着生疼的头皮,裴芷依鼻子眼睛愁到了一起。

    “哼,以后说话小心点儿!”下意识的朝门口瞅了一眼。

    “别看了,嫂子去厨房倒茶,她听不到的。”

    知道裴泽析的顾虑。裴芷依笑得合不拢嘴。

    “在你嫂子面前说话注意着点儿!”裴泽析板着脸,冷冷的警告。

    “我知道,放心吧!”裴芷依坐在床边,撩起被角:“听妈说你伤腰上了,嗤嗤,没想到白夏薇这么狠,哈,不过,如果我是她,就不是捅腰上这么简单,我直接把你给阉了!”

    闻言,裴泽析铁青着一张脸,威胁道:“再乱说,我可生气了,后果自负。”

    裴芷依立刻笑嘻嘻的推攘他:“好啦,我的亲大哥,别生气,我知道错了,你没这么小气的,是不?”

    “哼哼,那可不一定!”裴泽析冷笑着说:“你大可以试试。”

    “好啦。我真的知道错了!”

    裴芷依正说着,宁青青就端着花果茶走了进来,好奇的问她:“你什么错了?”

    “我……”接收到裴泽析警告的目光,裴芷依“嘿嘿”的干笑了两声,敷衍的解释道:“我不该这么晚才回来看哥,我知道错了。”

    “哦,来,喝茶,你们先聊着,我再去洗点儿水果。”把茶放在茶几上,宁青青转身出了门。

    她一走,裴泽析立刻板起来:“去把门关上。”

    “哦!”

    门一关,他便沉声问道:“你和那个男人断了没有?”

    裴芷依心头一凛,口不对心的说:“断了,早就断了!”

    “真的断了?”裴泽析剑眉一拧:“你知道骗我是什么下场吧?”

    “哎呀,大哥,我怎么敢骗你,真的断了,你不信再派人去查,自从上次你警告我之后,我就没再和他有联系。你连我的话也不信了吗?”

    裴芷依苦着一张脸,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可怜兮兮的,博人同情。

    “暂且相信你!”

    裴泽析叹了口气:“如果你和聂靖远真的过不下去,我不反对你离婚,条件好的男人多得是,但我绝对不允许你跟那个卖假酒的男人在一起!”

    裴芷依委屈的噘着嘴:“条件再好,我不喜欢也白搭。”

    她从来都是爱情至上,什么身份地位都是最次要的,她从不考虑。

    “哼,你喜欢的,就没一个入得了我的眼。”

    聂靖远一个,雷浩然一个,都不怎么样。

    “你是男人,当然入不了你的眼,你又不是同性恋。”裴芷依不满的反驳。

    裴泽析无奈的叹了口气:“芷依,你什么时候才长得大,你不能再任性了,不要以为我不追究以前的事,你就可以有恃无恐,你以后不准再碰宁青青一根毫毛!”

    “我知道了!”

    裴芷依的小辫子被裴泽析扯出,她这下彻底的蔫了,耷拉着脑袋,点点头:“你就放心吧,现在她是我嫂子,我不会再找她麻烦。”

    “嗯,希望你说到做到!”

    裴泽析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妹妹了,也正是因为她是他的妹妹,犯再大的错他也可以原谅,若换做别人,他早就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了。

    “当然,当然!”裴芷依笃定的点头,听到宁青青越走越近的脚步声,连忙跑过去把门打开。

    “谢谢!”

    裴芷依坐下刚吃了一颗葡萄,突然有想吐的感觉,连忙捂住嘴,飞快的跑进洗手间,“哇哇”的吐了起来。

    “芷依不会怀孕了吧?”宁青青看着裴泽析,怔怔的问。

    ……

    裴泽析阴沉着脸,冷冷的问:“你是不是怀孕了?”

    裴芷依走出洗手间,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怀孕,只是凉了胃。”

    “凉了胃?”裴泽析根本不相信她的说辞,拿起手机:“我现在打电话给陈医生,让他过来给你检查一下。”

    “哥,别麻烦陈医生了,我已经去检查过,真的只是胃不舒服,最近都在吃药。”

    裴芷依明显的有些心急,快步走到床边,伸出手,抓住了裴泽析的手腕,满含乞求的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裴泽析沉吟片刻,放下了手机:“自己注意身体,不要以为年轻就可以随意挥霍健康。”

    “我知道,我一向很注意的,只是前段时间没按时吃饭,胃就开始不舒服了。”

    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抓紧裴泽析的手慢慢的松开了,退坐到沙发边,端起茶杯,浅浅的啜饮一口。

    “你瘦多了,这次回来待几天?”

    关切的看着妹妹。裴泽析的眉紧蹙,久久不曾舒展。

    “半个月吧,要看靖远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

    这次回来,当然还有其他的事,在事情办成之前,她会一直待在滨城,烦心事可真多,让她一刻也不能安宁。

    “嗯,你没事就多在家休息,不要整天到处乱跑。”

    裴泽析又叮嘱了几句,裴芷依默默的听,也不搭腔。

    倒是宁青青端着水果坐到了床边,笑嘻嘻喂他吃梨子。

    “就一直听你说啊说,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唠叨的,芷依都该烦你了,吃水果吧,把你的嘴给堵住,不然唠叨起来没问,我在旁边听着,耳朵都起干茧了。”

    嚼着香甜的梨子,裴泽析的唇角有淡淡的笑,伸出手,捏了捏宁青青的脸颊,含糊不清的说:“你现在就嫌我唠叨了,以后可怎么办。”

    又塞了梨子片在他的嘴里,宁青青笑得合不拢嘴:“你就多吃东西少说话,快点儿把身体养好,你不能再这样躺下去了,小枫小楠还等着你带他们去爬山呢!”

    “唉……我也不想再躺着,骨头快散架了。”

    裴泽析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芷依:“你怀孕了就回来住,你回来正好陪陪爸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