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0章 番外十

作者:甜心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怀孕以后的沈楚楚, 成了两国重点保护对象。

    妲殊是假死脱身逍遥去了,就是苦了她被凉国死缠烂打, 非要她回凉国继承皇位。

    最后推诿不得,她只好做了凉国挂名的女皇,以怀孕为由, 国务事全权委托凉国丞相来处理。

    丞相委婉表示,如果她实在不愿继承皇位, 可以考虑多生几个女儿, 也好让凉国后继有人。

    有了凉国撑腰后,原先整日弹劾她的大臣们,纷纷闭上了嘴,再也不敢没事找事让司马致纳妃。

    倒是沈丞相有些郁闷, 死活想不通自家闺女怎么会是凉国先皇的子嗣。

    怀胎九个月,沈楚楚除了吃就是吃,若是想出门走动一番,那前后左右最起码要围上五十个保镖。

    平坦的小腹变得圆墩墩, 像是被吹鼓的气球,到了临产的前几日,沈楚楚焦躁到头发都快被自己薅秃了。

    司马致按住她的小手:“别怕,朕会陪着你。”

    她幽怨的看着他:“那你能替我生吗?”

    司马致:“……”

    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便试图听一听她的心声,也好了解一番她在想些什么。

    ——狗致,再偷听我心声,你就屁股长疮。

    “……”

    自打她知道他有读心术之后, 他再想像原来一般偷听她心声,简直比登天还难。

    他假装什么都没听见,一本正经的转移话题:“楚楚,要不咱们先将孩子的名字定下来?”

    沈楚楚点头:“若生的是女儿,要跟我姓。”

    比起儿子,她更想要个小棉袄。

    司马致小心翼翼从袖中取出一张黄色道符:“朕请了道士起名,这是女儿的名字。”

    “锦冰,取繁花似锦,冰清玉洁之意。”

    沈楚楚面色铁黑:“沈……锦冰?”

    “这还有一个。”他生怕惹她不快,连忙取出了另一道黄符:“葵,取向阳花之意。”

    这一次,她直接将玉枕甩到了他的脑袋上。

    又是神经病,又是肾亏,他怎么不上天?

    许是用的力气有些大了,她感觉小腹蓦地一疼,垂下头一看,亵裤被莫名的液体浸透了。

    她泪眼汪汪的抓住他的手:“都怪你,我都气的尿裤子了!”

    司马致望着亵裤呆滞了一瞬,面色煞白的绷紧后背:“羊,羊水破了……”

    以防意外,晋国和凉国最有经验的接生婆,早已备在侧殿随时准备接生。

    一听到叫喊,接生婆立马冲进了寝殿里。

    见司马致杵在一旁,晋国接生婆连忙苦口婆心的劝道:“皇上九五之尊,不宜停留此污秽之地……”

    还未说完,便被凉国接生婆冷声打断:“我们女皇乃万金之躯,郎君陪产是规矩!”

    司马致瞪了一眼晋国接生婆:“赶快接生,再废话割了你的舌头。”

    随着时间流逝,沈楚楚的五官逐渐扭曲,仿佛有千百个人拿着锥子在敲她的盆骨,卷天盖地的疼痛将她撕成两半。

    她额头上布满黏湿的汗水,手里死死的攥住他的手掌,连呼吸都带着痛意。

    声嘶力竭的嘶喊声,在宫殿内久久不能散去。

    沈楚楚嘴角抽搐两下:“你能不叫了吗?”

    司马致擦了擦眼眶里的泪水:“能。”

    夜色悄然降临,一盆盆血水送出寝殿。

    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晋国接生婆喜笑颜开道:“是个皇子!”

    沈楚楚虚弱的扯了扯嘴角,总算生完了。

    “还,还有一个……”

    听到这话,她两眼一翻,险些当场晕厥过去。

    好在第二胎出来的快,没让她承受太大痛苦。

    凉国接生婆笑的合不拢嘴:“公主,是公主!”

    司马致一个大男人,竟当场痛哭流涕起来:“不生了,以后再也不生了。”

    沈楚楚:“……”

    搞得好像他生过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羊肠小路上,一辆马车缓缓驶动,车厢内坐着两个蒙着面纱的高挑女子。

    其中高高瘦瘦的女子,嗓音淡淡道:“为什么出来了还要穿女装?”

    另一个略矮一些的,吊儿郎当的翘着腿:“你觉得被卖进青楼好,还是勾栏院好?”

    “为什么一定要被卖进去?”

    “我和你长什么样,心里没数?”

    空气凝固了一瞬,那矮个的从衣袖中掏出一只瓷瓶:“喏,这是无情蛊,保管你一瓶下去,什么爱恨情仇都忘得干干净净。”

    见身旁的人不接,他不耐烦的将瓷瓶扔在了软垫上:“姬钰,过了这村儿没这店,你不吃以后也别吃!”

    清风吹起抚柳,细碎的金芒被分割成碎片,透过芊肢摇摆的枝枝柳叶,温吞的洒在他的脸上。

    姬钰缓缓抬手,将软垫上的瓷瓶拾起。

    他削瘦的手指叩在瓷瓶上,耳畔边隐隐又想起妲殊的碎碎念。

    “姬钰,别犹豫了,你吃了无情蛊,对谁都好。”

    好像很久,没有听过别人喊他姬钰了。

    他很不喜欢这个名字,姬钰,亦是觊觎。

    夫子告诉他,觊觎是指渴望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从一出生便注定,他此生只能觊觎一切美好,爱而不得。

    他一直都很讨厌这个名字,直到八年那年,他遇到了四岁的沈楚楚。

    她问起他的名字,他怯懦了许久,才小声回答道:“……姬钰。”

    即便她还小,不懂觊觎是什么意思,他也觉得十分羞愧。

    她不假思索的咬了咬手指:“鲫鱼?鲫鱼可以红烧,可以清蒸,还可以糖醋……”

    在他呆滞的目光中,她给他列举了整整三十种鲫鱼的做法。

    说道最后,她嘴角流下一行晶莹的口水:“鲫鱼好好吃,楚楚最喜欢鲫鱼啦。”

    他的唇瓣颤了颤:“真的吗?”

    她认真的点点头:“长苏哥哥的名字,楚楚喜欢。”

    在后来的漫长岁月里,只要一想起那奶声奶气的‘楚楚喜欢’,他便觉得自己饱受折磨的人生,似乎也变得十分有意义。

    最起码,楚楚喜欢,不是吗?

    “姬钰,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妲殊瞪了他一眼。

    姬钰垂下眸子,慢吞吞的将瓷瓶打开。

    妲殊满意的笑道:“这就对了……”

    他的话还未说完,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只见姬钰不紧不慢的抬起手,将瓷瓶里的药丸扔出了车窗外。

    妲殊扒着车窗,眼睁睁的看着那颗药丸被车轮子碾压进泥土中:“你干什么?我花了半个月才炼制好的!”

    姬钰没有说话,他望着车窗外明媚的阳光,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她稚嫩的笑脸。

    是了,不管是美好的,亦或是痛苦的,都会珍藏在他心底。

    他会带着那些珍贵的回忆,一如她幼时期盼的那样,自由随心的活下去。

    到这里,全文就正式完结了。

    很感谢一路陪伴至此的小可爱们,甜菜会努力以更好的作品与小可爱们再次相见~抱住小可爱们亲一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