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九十章 顾呈衍回来了

作者:非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司机最终将车子停在大厦门口,因此不远处的水水便清晰的看到从那辆黑色宾利里出来的女孩。

    和她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蛋,甚至身材都无异。

    唯一不同的是那种冷淡到骨子里的气质。

    黑色细高跟鞋,黑色西装,黑色直发披在肩头,飒爽英姿,干练无比。

    水水感觉心口有种莫名的触动,温柔而有力的撞击。

    她扒着窗玻璃,想要看的更仔细一些。

    不远处的人接了电话,在走进大厦下方阴影时,脚步顿了顿,环顾四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

    一旁的助理也跟着停下脚步四处张望。

    “木木?”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温柔清浅。

    “嗯。”她收敛心虚,大步进入大厦旋转门。

    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看她,那种感觉,太熟悉了。

    水水坐在车中,忽然涌起焦躁不安的情绪。

    她翻看手机,屏幕上有许多她过去的报道。

    ‘一线女星吴水水家世起底--竟有同胞姊妹!’

    ‘女星吴水水亲妹不输长姐,商场叱诧风云!’

    ‘姐妹闹翻?二人餐厅翻脸大吵!’

    吴水水看着那些陌生的报道,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手指滑动屏幕,各种新闻随着时间推移而变换。

    ‘女星吴水水身亡,究竟是意外还是天灾?’

    ‘女星身亡,胞妹深夜买醉!’

    ‘爆料女星吴水水胞妹连续两个月未到公司,水星集团大厦倾倒!’

    吴水水在浏览器上搜索自己的名字,便有几百页关于她的新闻出现。

    她一一翻看着,就算是偏离事实的报道,她也能看出自己出事后,吴水水和吴家人有多难过。

    如果她现在出现,吴家人还能承受吗?

    更何况,她现在一点关于这里的记忆都没有……

    黑色车子在路边停了许久,最终缓缓离开。

    大厦二十三楼总裁办公室内。

    站在窗边的吴木木视线跟随那辆路边的车子而动,直到消失在视野中,她才收回视线。

    她皱着眉,握手成拳在胸口处敲了敲,不知为何,从刚刚下车起,便一直精神恍惚。

    回眸那一瞬间,她看到办公桌上,摆放在角落的相框里,女孩笑靥如花的脸。

    两姐妹一个开怀大笑,一个浅淡轻笑。

    许久,办公室内静的连呼吸都听不到了。

    她拿起内线播给助理,“帮我订一束白色郁金香,上午的电话会议推迟到晚上吧。”

    助理赶紧应下来,心说总裁又要去墓园了。

    自打吴家出事,吴水水意外身亡后,他们家总裁就像是换了个人,更加的冷酷,商场上不留一丝余地,将顾家吞并,随后便是三天两头往墓园跑,一去便是半天。

    这都过去快一年的时间了,怎么还是没法从被悲痛中走出的迹象。

    京城风水最好的墓园,选中的区域也是一等一的绝佳位置,价格自然让人咋舌。

    吴水水站在墓碑前,白色墓碑上,有一张她弯眼笑着的黑白照片。

    阳光明亮,绿树成荫。

    她站在自己的墓碑前看着这一切,有种做梦的恍惚。

    墓碑前有新鲜的花束,还有她爱吃的水果,十分新鲜。

    一种酸涩无力的痛意在心底蔓延开来。

    她对这一切,真的无能为力。

    要怎么办?

    谁能告诉她要怎么办?

    明明血亲父母就在身边,她却无法相认。

    无形却如山一样的压力顶在肩头。

    忽然,一阵脚步声靠近。

    水水忙擦了眼泪,走到不远处的树后。

    她回望刚刚站立的位置,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墓前。

    怀里是洁白的郁金香,染着清晨的露水,盈盈发亮。

    一身黑衣的女孩将花束放在墓前,静静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相似的容颜,隔着无法触摸的距离。

    吴水水离的并不远,听到女孩的说话声。

    “什么时候是个头。”她声音很淡,听不出多少情绪。

    但吴水水却从中听出了疲惫和压抑。

    “爸妈很想你,我也很想你,真希望有一天……一睁眼便能听到你起床气的抱怨声。”

    “以前嫌你起床气太大很烦,现在竟然开始怀念,抱怨床太软,枕头太硬,抱怨空气太干,抱怨蜂蜜水太甜。”

    说着说着,她便笑了。

    那笑声伴随朝阳,像是长了刺一样撞进感官。

    “最近公司在研发全息投影技术,将人的照片录入电脑,便能让这个人的影像呈现出3D投影在任何区域。”

    墓前的女孩长长的叹了口气,像是很难做出决定。

    “爸妈老了,他们……太想你了。”

    有些哽咽的声音让人听着揪心。

    “我也很想你。”

    此刻的吴木木并不知道,她思念到极致的人,就站在她身后五米远的距离,已经泣不成声。

    吴水水捂着嘴,心口撕心裂肺的痛意让她眼泪止不住的掉落。

    她用力捂着嘴,才能保证自己不发出一丝声响。

    “就知道你又来这里了。”

    男人染着温柔笑意的声音传来。

    吴水水模糊的眼眶只能看到男人身形高大,侧颜精致如画。

    她用力眨着眼挤出眼泪,只能看到男人圈着吴木木的肩,双眸温柔的看着她,带着她朝墓园外而去。

    伴随脚步声传来的,是男人无奈又心疼的声音,“每次不开心就过来,把我这个男朋友当什么了。”

    吴水水并未听到吴木木有任何回应,却看到她卸下一切冷漠,像是找到了倚靠那般,将头抵在男人的肩头。

    两人的背影齐齐消失在视野,静谧的墓园有风刮过。

    带动那束白色郁金香的枝叶跟着微微颤动。

    回程的车上,吴木木靠在副驾驶,阵阵疲惫涌上心头。

    忽然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睁开眼,看到屏幕上妈妈的名字,愣了一下接听。

    开着车的韩灵一边注意路况,一边将注意力分到吴木木的身上。

    不过是一两个呼吸间,韩灵便发现吴木木脸色骤变,本就苍白的脸,甚至连带着手背都失了血色。

    握着手机的手垂落的瞬间,韩灵一脚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浓眉紧紧蹙起,问,“怎么了?”

    吴木木身体不知何原因在颤抖,她看向韩灵,干涩的喉咙像是有刀片刮过,一字一顿道,“顾呈衍……回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