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3章 皈依

作者:阮阮阮烟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宇文泓碎着的一颗心, 正因这句近乎虔诚的陈情之语,越发支离破碎时, 却见合十望佛、言罢此语的萧观音, 回过头来, 轻轻地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 看来极轻极轻,似春日里的风, 轻轻地拂在人身上,似温软的花瓣,轻轻地落在人面上, 可却在宇文泓心中,如勾掀起滔天波澜, 他心中一震, 似不解这一眼是何意思,又似隐隐约约应该能解,想解之时, 不可能、不该作幻想、不要自作多情等种种心声, 又如惊雷一道道在他耳边来回炸响,声愈发高, 正心海一片混乱, 耳边轰然欲炸时,萧观音轻柔的嗓音,又接前响起,如一束天光, 破开了所有阴霾混沌,令那些震耳欲聋的声响渐渐轻隐,唯留她的声音,如清泉潺潺,如梵音仙灵,一字不落地落入他的耳中、他的心里。

    “我爱上了我的夫君,不知是从哪一刹那开始,只知真正意识到时,已是情难自拔,原以为,我此一生,将会清静礼佛,却不想,会遇此情缘,也曾想这情缘,许只是短短二三年的光阴而已,是一生中弹指一瞬,是佛祖设与我的一道修行考验,过了也就过了,那五年未见的时间里,我也一直以为自己过了,直到身在南国,看到夫君他,时隔五年,向我走来,那一瞬,我发现,原来自己从未能‘过’,原来自己一直身陷情网之中,不仅从来没能离开半步,反还随着时间越久,越陷越深……

    ……情难自拔,也,不愿自拔,从前,我眼见众生,却独独见不到自己,在这情网之内,我看到了自己的心,曾经,我发愿要一世常伴青灯古佛,但现在,观音要食言、要离开了,我要离开诸佛座下,到我的夫君身边去,伴着他,一辈子……

    ……我愿做这情网中人,一世缚守在他身边,他心病了,我做他的药,他疯似无鞘之剑,我做他的剑鞘,他手上沾染鲜血杀戮,我带着他,渡这一生苦海,渡至此世尽头,一世,再不分开,至死不渝……”

    不是不疑心自己所听所见,皆是在梦中,可他的梦,再怎么异想天开,也不敢想得这般美好……这样美好得令人不敢的相信的美梦,竟就在眼前,真真切切,向佛陈情尽的女子,站起身来,向他走近,宇文泓想,他此刻应该笑,从绝望谷底骤至云端,在至暗之时忽见光明,惊喜至极的他,该激动地将心中狂涌的欢喜,全然笑出,观音爱他,观音的心上人是他,他盼等了多少年的事,他后来再也不敢想的事,他原已绝望了的事,竟然成真了,观音爱他,观音原是爱着他的!她一声声唤他“夫君”,她的心上人就是他,就是他宇文泓!!

    无尽的激动与欢喜,令宇文泓心尖直颤,他望着观音走近,想要伸臂抱她,想要张口唤她,可手臂颤着像抬不起来,甫一张口,音未出声,即已喉咙酸哽,先有眼泪掉了下来。

    该笑……该欢喜啊……不要这样在观音面前闹笑话……在爱他的观音面前闹笑话……心里一声声地这样想着,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落,像是落不尽地没完没了,许久都无法说出半个字来,在佛前,在他的观音面前,宇文泓像孩子一样,哽着喉咙,落着眼泪,他想笑,可唇弯起时,泪水却也一同往下掉,他笑中带泪的泪眼朦胧,渐也染湿了对面女子的双眸,他的双臂颤抬不起无事,因那女子,微微踮足,展臂抱住了他。

    说不出话来也无事,什么也不用说了,心意既已相通,此时一字也不必多言,绵绵情话,有往后一生的时间,可慢慢细说,这一生,长长久久,可执手白头。

    原先,萧皇后“死而复生”,北殷民众都以为之前相思成疾的皇帝陛下,定要将皇后娘娘接住宫中的,却不想皇后娘娘自回神都城后,一直住在安善坊娘家之中,民众不解,如此困惑了近一个冬季,才等来了皇后娘娘将正式入主中宫的消息,也终于明白了皇帝陛下先前异常之举的因由——原是要再次迎娶皇后娘娘呢!

    多年前那次迎娶,神都城民众看足了热闹,对佳人蒙尘之事,叹了又叹,而这一次,等看热闹的神都城民众,虽知曾经的宇文二傻子,已是当朝皇帝陛下,但对萧家长女再嫁皇帝一事,还觉是皇帝陛下,多少占了便宜,毕竟,古往今来,皇帝多的是,可“死而复生”、“神女归来再嫁”这种事,就不是每个皇帝,都能遇的上的了。

    依当朝皇帝陛下,对萧皇后那般爱恋深重,这再嫁之事,定会操办得极其盛大风光,这一年的年底,如此想着的神都城民众们,都议论等看着来年春日里那场定然无与伦比的盛大婚礼,至于曾经的帝后,如今宣平公夫妇,将要离京之事,便无多少人关心了。

    亦几无人送别,宣平公身份敏感,在这新朝,几无人愿节外生枝、主动亲近,而从前的皇后、如今的宣平公夫人,一向冷情,无甚交好之人,为士兵护送的车马,走得冷清,却也清静,有心相送之人,也并不愿令这一潭静水再起波澜,未曾近前半步,只是选择了远望目送,望着那车马驶向天际,越来越远。

    在知宣平公夫妇已经离京时,尚身在萧家的萧观音,不由目望向那装有卫字玉佩的木匣,心想,玉郎表哥他,应有去送别吧,至少,远远一望,毕竟,此一去,山水渺远,这一生,再见之机,应是极少极少了……

    能真正下定决心,于佛前陈情,在一定程度上,与那一日同玉郎表哥的长谈有关,那一天,玉郎表哥为请她帮忙谏请宣平公夫妇离京之事,有告诉她一些她从前所不知道的事情,从玉郎表哥口中,她得知年前,宇文泓疯疯癫癫之时,曾下令毒杀宣平公,纵是宣平公夫人苦苦哀求,亦未来得及,等夫人赶回府中时,宣平公已在御旨威逼下饮下毒酒,宣平公夫人多年的冷情,原是隐忍的深情,在死亡面前,当看到宣平公临死前、手攥着的一张书有姓名的红笺时,宣平公夫人泫然泪下,怔怔看着那红笺的姓名,起先难以置信,而后几是疯狂地宣告般,泣告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他爱我”,“他是爱我的!”

    此世,原已在多年虚掷光阴后,又以这般生死错过,彻底收场,但,宇文泓先前所赐下的毒酒,原来并非要人性命的毒物,只是混有令人暂有死状的秘药,宣平公未死,这一世,尚未完,也许未来,他们可放下旧事,终成眷侣,也许不能,一切,离开这旧地,交由时间和余生来决定,可能,在宣平公夫妇身上延续着,而于玉郎表哥来说,那份隐秘的情意,再无可能,应只能永埋心里了。

    尽管玉郎表哥没有说明,但懂得了情爱的她,能从表哥的话语中,隐隐感觉到他对宣平公夫人的感情,这枚被表哥选择放弃的玉佩,应与宣平公夫人有关吧,按理来说,这样的家传玉佩,应是送给心爱的女子、未来的妻子的。

    人生长久,却也短暂,在得知那样一段旧事后,她放下了最后的顾虑,解下了最后一丝心结,花开堪折直须折,她不愿她与宇文泓,再兜兜转转、虚掷光阴,余生的每一日,都当由着自己的心,顺心而为,听自己的心声,到他的身边去。

    将目光从那装玉的木匣上移开,复又落回手中的团扇上,这面团扇,是宇文泓先前送来,扇上是他亲画的兰叶双蝶,她将执此扇障面,再度做他的新娘,对未来的憧憬,充盈在萧观音的心间,而一段旧事,随那玉佩,彻底尘封匣中,再无人知晓,多年前的夜里,年轻失意的皇后,曾以这枚玉佩,迫一臣子陪她夜游,一夜烟花落,皇后放弃了移情解忧,而臣子,却真将心遗落在了皇后身上,醉酒的皇后,遵守诺言,将玉佩还给了臣子,但臣子,在当时,却未收回。当时未收回时,他只是下意识如此做,仍不十分明白自己的心,但日后,当以为自己醉酒失诺的皇后,在清醒时,再度将玉佩归还时,接佩的那一刻,臣子终于明白自己先前所为为何,却,从此以后,都是无可奈何。

    尘封的旧事,因离人的远去,因留下之人的沉默,永远地埋藏在了这一年的冰雪中,来年,雪化春回,北殷上下,议声最烈的,便是当朝帝后的婚礼,人人等看着爱妻如狂的皇帝陛下,要以怎样盛大的婚礼,将萧皇后再度迎回宫中,可最终,却什么也没见着,传闻说,是不愿铺张的萧皇后,婉拒了皇帝的盛情。

    倒似皇后娘娘会做之事,世人失落之余,亦能理解娘娘心性,他们以为,因皇后娘娘的一再婉拒,这万众瞩目的再嫁婚礼,直接归无,但其实,也不是半点也无,只是那红纱低垂的洞房佳地,不为外人所见而已。

    满目喜庆红色,像极了那日新婚,而这一次,他宇文泓,不会再不懂得珍惜,一步步,他走向他的妻子,她将他从深渊牵回人间,且将牵着他的手,与他爱守一生,她将渡他一世,她是,他的佛。

    “今夜……”

    紧紧牵握着她手的宇文泓,深情凝望着他的妻子,双蝶画扇移下,烛光潋滟,她眸光如醉,柔声轻问:“今夜如何?”

    他深深吻下,在她耳边轻喃:

    “今夜,皈依我佛。”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至此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