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五章

作者:酥肉曲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陶湘同顾景恩说让他结扎的事只是一时兴起, 说过就忘,没放在心上,但她没有想到, 男人却记在了心里。

    彼时,新怀上的二胎比陶湘想象中要更折腾她得多, 好不容易恢复完全的身体也愈渐变虚弱无力,且前一胎完全没有遇上的孕吐反应, 到了这一胎几乎变本加厉地施加到她身上。

    无论吃下去什么东西, 最后总会变成吐出来的一滩废渣,在这样的折磨下, 陶湘快速憔悴消瘦了下来,只有腹部看着日益高耸。

    最难过的还不止这些,肚里的胎儿渐渐怀相大了,扰得陶湘日日夜夜都安睡不得,脊柱与四肢也时常感觉酸麻抽筋, 补充再多的钙都无济于事,与之前怀龙凤胎时大不一样, 她只好干躺在床上减少受力。

    在这样艰难的孕期状态下, 陶湘的情绪每况愈下,起先还能发些脾气, 直到后来神情抑郁沉默,基本天天都要哭上几场。

    顾景恩光看着就疼惜得不行,恨不能以身代之。

    然而无用,陶湘依旧一天天颓丧下来, 仿佛浑身的营养都输送到了胎儿的身上,就连医院也不建议留。

    “湘湘,要不咱们不生了吧……”快入秋的时候,男人艰难地开口建议道。

    趁着如今才四个多月,月份不大还能引产,没有了孩子,没准陶湘就会好起来。

    陶湘听到这话的时候从软绒的家居服里怔怔抬起头,苍白的小脸只有巴掌大了,整个人毫无精神,穿好几身衣服看上去似乎也分外娇小,唯有斜倚于沙发上的肚子在娇弱母体的映衬下显得出奇得大。

    顾景恩必不可免有些迁怒这个孩子,当然他更怪的是管不住下身的自己。

    他才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这个孩子跟我们没有缘分……”语气落寞的他跪在陶湘的脚边,伸手摸了摸她因怀孕浮肿起来的脚踝,“别怕,我带你去医院。”

    怀个二胎像丢了半条命的陶湘最终被带去了医院,她连走路都很吃力了,一路被男人抱着送进手术室里。

    顾景恩没有把陶湘要堕胎的事告诉陶家人,怕他们担心。

    他从北区军医院请来了最好的几位妇科金手,拜托她们给陶湘动手术。

    手术室的门很快被关上,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顾景恩一个人孤孤单单站在门外等待最心爱的女人即将流掉他们的孩子出来,这都是他造的孽。

    如果不是那么急求欢好,或许等陶湘身体再好些,那个时候怀上的这个孩子一定能留住,都怪他。

    男人用力抹了一把脸,面上悔色浓重,眉宇间全然都是对陶湘和他们未出世孩子的愧疚。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也没多久,手术进行中的红灯突然暗灭,门被打开,顾景恩急忙起身迎了上去。

    出来的专家团对他摇摇头,一个个让出位置,示意他进去。

    顾景恩还以为陶湘是发生了什么不测,心头猛地一揪紧,差点向后摔倒,扶稳后步履错乱直往里头赶。

    但进去了才发现,套着宽大病号服的陶湘正好好坐在手术床前。

    她一手捶着酸胀的腿侧,一边低头轻抚孕肚,那腹部圆圆大大的,同刚进去时一模一样。

    听见有人进来的动静,陶湘转头望向顾景恩,她眼里有光,亮亮的:“我刚刚躺在床上,突然发现……孩子踢了我一脚……”

    “所以我想,要不再忍忍吧……”她的声音又细又软,听在顾景恩耳中仿佛天籁。

    因为胎动,陶湘舍不得了。

    这也是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就长在她的身体里,与龙凤胎一样,同她血脉相连。

    顾景恩激动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他张了张嘴,声音沙哑得可怜,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会不会伤到你?”

    陶湘没有再说话,只是揉了揉滚圆的小腹。

    就算伤到也没有办法,既然怀了总要生下来,况且医生说也没有那么严重,只要她可以坚持,到孕中期会好过起来的……

    -------------------------

    来年六月的时候,湛湛和浅浅都学会了走路,陶湘与顾景恩的第二子也终于平安出生。

    别看在肚子里时闹得他的母亲吃不下睡不着,但等要出来了,破天荒乖觉许多,没叫陶湘吃什么痛苦。

    就在陶湘一心一意坐月子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震动陶家的事,顾景恩主动去结扎了。

    这个时代节育方面,还是女性上环为多,男人结扎的屈指可数,顾景恩算是其中一位翘楚。

    由于只是一个小手术而已,男人回来并没有多休息,而是直接开始接手陶家婶婶手里的活,自觉伺候起陶湘与新幼儿的起居来。

    陶家婶婶看在眼里,这两年她其实可偏疼看重顾景恩这位军官女婿了,于是私底下不免就对着陶湘念叨。

    “你瞅瞅自己看看,也不知道心疼自家男人,哪有结婚不生孩子的?但为了怕你疼,人家硬是去做了结扎……”

    陶湘:“???”

    可能是岁月让人历经沉淀,或者是一直以来被男人照顾得万分妥帖,陶湘对待顾景恩已经不再像从前那么容易长刺了,整个人变得温雅娴熟,极好说话。

    也碍着陶家婶婶的话,陶湘第一次正视了顾同志的付出。

    在一次深夜,男人将喂好奶的幼儿从大床抱去旁边小床上时,陶湘抓住了对方的大手。

    她声调轻颤,话语却动人:“要不这个孩子跟你姓吧?”

    抱着幼子的顾景恩怔愣了下,呆呆地看向陶湘,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好半天才又惊又喜地回过神来。

    那一晚,男人贴着陶湘喃喃低语,想了整整一夜的名。

    顾景恩给陶湘为他生的第二胎男孩取名为顾煜赐,移承了龙凤胎的取名规律,同时也是表示这个孩子是陶湘赠与他的礼物。

    远在北方军区的顾父只知自己的儿子同儿媳又生育了一胎,但并不知道这次孩子随的是自家的姓,还当跟的母姓。

    为了表示气愤与抗拒,他只是寄来了许多的贺礼,人却没肯再来南方了。

    顾景恩也不管他。

    男人还沉浸在喜悦里,他了解陶湘,知道她做出这么大的让步有多不容易,同时也更说明了对方的内心正在朝他靠近。

    没什么比你爱的人也爱你,你待其好的人也待你好更幸运的事了。

    年逾四十的顾景恩觉得自己简直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而面对陶湘两年抱三的成果,从大学里放假回来的陶兰却极度不认同,她在外头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知道女性平等的重要性,也奉行推进计划生育的试行。

    陶兰的思想无疑是推动时代进步的,只要她不催着自己读书就好,陶湘心想。

    陶湘那些年在香港的具体情况,陶家人都知道得不太清楚,只当是在港做了些生意赚到些钱。

    她也从没有跟家里人说得太明白,因此被后续接纳进来的陶兰就更不了解了,还认为陶湘是同自己一样的高中学历,只是去外头做活挣辛苦钱。

    为了强调女人独立自主与学习教育的重要性,大学里成绩优异的陶兰化身成为人生导师,主要对陶家的两个女性陶湘以及宋草实行了滚轮战,说完这个说那个,中心立意就是让她们要站起来,学会依靠自己而不是男人,其中最好的办法就是读书学习。

    被顾景恩侍候着的陶湘兴趣缺缺,她有的是钱,早就实现经济独立了。

    反打是宋草对陶兰的话格外感兴趣,她一直担心陶光荣会看不上自己,哪怕有女儿当后盾也是一样。

    她们两人一拍即合,宋草开始了读书习字,努力摆脱文盲的身份。

    见宋草上道,陶兰又来磨陶湘:“我知道你有高中的底子在那,为男人生孩子有什么好的?跟我一起复习吧,我带你去上大学,以后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工作,也不用别人养……”

    陶湘近两年都宅在家里,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收入,可不是就得靠男人养。

    陶兰的好意,陶湘心领了,但面上依旧连连拒绝,来一世人生,她真的不想再苦哈哈学习了。

    此时已是万物疯长的盛夏,湛湛和浅浅成长得飞快,已经融会贯通从走路学会小跑了,两个大人有时还追不上。

    再加上陶甜与顾煜赐,陶家与小洋楼里天天热闹得要命,还得加上一个时不时跟在后面催她读书复习好上大学的陶兰,陶湘简直不甚烦扰。

    陶湘想,南方住腻了,他们是时候该应该回北方看看了。

    顾景恩为了她和孩子们任了两年闲职,远离权利中心太久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顾父也还不知道多了个跟他姓的小孙子,要是看到了应该会很高兴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陶湘同男人提及了回北方军区的事。

    顾景恩哪里不知道陶湘是为了他。

    无论是军官前途也好,还是父子感情也好,陶湘心里都有一杆秤,帮他称量着。

    顾同志忍不住将陶湘拢在怀里,轻吻着她蓬松的头顶:“谢谢你,湘湘。”

    知了叫着的那个夏天,顾景恩携着陶湘和三个孩子去往了北方,从此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