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作者:大河东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俞向安感觉自己在梦里面挣扎, 身边一片漆黑,身上有什么东西覆盖在身上,她想要睁开眼睛, 睁不开,薄薄的眼皮上面像是压着一座泰山。

    身边很安静, 或者说太安静了, 安静得让她有些恐慌。

    这是噩梦吗?

    怎么还不醒来。

    俞向安想看看自己到底怎么了, 对呀,她到底怎么了?

    她努力的回想,哦, 她想起来了, 她和林川柏年纪大了,也活够了,应该是死了吧。

    可是死了, 为什么她现在还有思想?

    这是死亡吗?

    在一片黑暗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什么都没有, 像是处在宇宙虚空, 漂浮不定。

    不……好像还有点别的东西,是什么?

    俞向安凝神细听, 那声音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是什么声音?

    她精神一震,不是只有一片虚无就好。

    医院里, 张君梨激动的站在病床前, 看着医生给她小女儿检查,女儿成为植物人已经超过一年了,一开始没有醒, 医生说她再醒来的几率很小,可以说得上奇迹,但是再奇迹,张君梨也不愿意放弃。

    人的大脑那么神奇,指不定只是当时女儿没有反应过来,过一段时间好好养养,女儿就好了。

    她不会放弃的。

    奇迹这个词存在,就说明发生过,她查过其他的病例,真的有其他植物人在数年、乃至数十年的昏睡途中醒来,虽然几率很小很小,但是谁能说自己女儿不是下一个的奇迹。

    植物人的护理费用也不用她发愁,他们自己家能拿的出来,还不用他们拿,因为小女儿和另外一个好心的小伙子护下的那小女孩家里有钱,十分恳切的表示医药费是他们应当付的,不管怎么治,只要能治好,不管多少费用都是他们出。

    那一栋商业楼都是人家家里的,那可是在繁华区域,多亏了这两个人,不然他们家的孩子那么小,那厚重的广告牌掉下来,估计要当场毙命。

    这给了张君梨一个安慰,女儿做好事好歹救的不是一个白眼狼。

    事情的始末他们都从监控中看到了,小女孩在自己店门口那里玩玩具,结果上面的广告牌突然松动掉了下来,在这危机的时刻,两个人冲过来护住她,结果没有及时离开,被那厚重的广告牌砸中了头部,小女孩只是受了些惊吓,但是两个年轻人齐齐的失去了意识,几度病危,经过医生的艰难抢救,生命体征才稳定了下来。

    只不过他们的意识一直没有苏醒,现在两个人在同一个病房里面,用一张帘子隔开了两个空间,他们女儿在右边,另外一个小伙子在左边。

    在病床上无知无觉的谈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两个都瘦了。

    看着清瘦了的女儿被医生检查着,张君梨难掩激动。

    刚刚她在帮女儿洗脸的时候,察觉到了女儿的一些反应,她的眼珠子转动了!眉头皱了起来,手也无意识的抽动了一次!

    她立刻就去跟医生说了。

    眼珠子转动偶尔会有,但是皱眉这可不常见,两个一起出现,脸上似乎有些挣扎,这是不是代表着女儿再挣扎着醒来呢?!

    她紧张又期待。

    医生检查了一番:“这是个好兆头,有反应就是好事,这段时间仔细观察。”

    他交代护士:“有什么及时通知我过来。”

    张君梨差点喜极而泣。

    然后他又去隔壁的小伙子那里检查,现在看上去他还是老样子,对外界的刺激没反应,像是睡着了。

    张君梨跟大家说了这个好消息,下班后,俞向安的大哥大嫂、大姐还有爸爸都过来了。

    轮流在旁边跟俞向安说话。

    俞较方站在床边絮絮叨叨:“小安,你还躺着做什么?爸爸现在不反对你去开你的餐馆了,但你要是不想做,可别怪我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听到了没有?快点醒来告诉我。”

    大哥俞朝阳说的是,“小妹你别睡了,睡的够多了,你看你不是一向都爱美的吗?我跟你讲你现在的样子变丑了很多,要是再不醒来的话就更丑了,快点好起来,多吃点好吃的补一补。”

    大姐俞应夏也在说,“小妹我跟你说,你姐我交男朋友了,你知道吗?你说我要是交了男朋友一定要你把关,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

    说完了他们还去旁边跟那病床上的小伙子也说几句话。

    这是个可怜的,没有亲人了,在医院里除了护士就他们会和他说些话。

    这也是好心人,好心人不应该没好报,所以有什么他们会一起看着。

    护工是有,但是护工拿钱办事,有的时候会没那么细心。

    遗憾的是,他们说了一通,病床上的人还是没有反应。

    俞应夏有些失望:“怎么现在我们跟小妹说了这么多,她还是没反应呢,妈,你看到的不是错觉吧?”

    张君梨狠狠拍了她一下:“呸呸呸,说什么不吉利的,怎么会是我看错了,估计是你妹妹累了,我们多跟她说话,她肯定会醒的。”

    大嫂一直看着俞向安,看到她眼帘颤动,立刻惊呼:“你们快看!”

    病床上,苍白着一张脸的俞向安眼珠子滚动了一下,眼帘似乎想要掀起,却始终没有睁开。

    黑暗中,俞向安被吵醒了,她好像听到了一些声音,但是她听不清,声音太小了,他们在说什么?

    俞向安努力的想要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不行,就像是隔了一个房间,旁边有人在用气音说话,声音小的一不小心就会被忽略。

    声音能不能大一点?不等她听清,声音消失不见了,俞向安失望,这些声音还会再出现吗?

    因为俞向安的这反应,大家都惊喜了,约定好每天都过来跟她说话。

    对俞向安来说,隔了一段时间,声音又出现了,俞向安凝神细听,现在听的声音好像大了一些了,虽然还是听不清楚,但是她现在安心了一些,这些声音还会出现的话,就说明就算她现在听不清除,下一次声音会更清晰,她迟早能够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俞向安努力的说服自己不要急,那种有人在跟你说话,但是偏偏信号紊乱,只能听到一片杂音,什么都听不清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在一片黑暗中,俞向安没有时间概念。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有的时候她好像在“睡觉”,有的时候她会醒来听到一些动静。

    感觉过去了很久,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大,俞向安现在已经可以听到个别字眼了,比如妹妹、比如女儿、快点醒来等等之类的话。

    因为这几个字眼出现的频率是最高的。

    这些字眼连在一起,让她心里都颤抖了起来。

    病房里,张君梨现在每天都守在病房等候着奇迹的发生,女儿对外界的反应越来越大了,尤其是他们在说话的时候,她对外界的反应越来越明显了,医生对现在的情况也表达了乐观。

    她今天来到病房,照例跟女儿说话,“你开的那个餐馆有人去问什么时候营业了,你的租约签了一年半,现在店面还在那里没动,你可要快点醒,不然到时候到期了,那地方我和你爸可不会去续租的……”

    也说到了隔壁病床的林川柏。

    “昨天医生也给小伙子检查了,情况也越来越好了,小伙子和你都一样,福大命大,快点醒来,躺在床上你们也觉得没意思对吧……”

    说着说着,有人来了,是一个有着亚麻色波浪卷发的女人,带着个小女孩,这小女孩就是俞向安和林川柏救下的孩子。

    周舟带着果篮过来,还带了两束花,分别插到床头,清新空气。

    看到她们,张君梨脸上露出复杂的笑容。

    身为一个妈妈,女儿躺在床上对外界失去感知成为植物人,她当然是会迁怒的,但是她能怎么办呢?

    这是女儿自己主动去救人的,她希望自己女儿做一个好人,但那是在不牵扯到女儿自身安危的情况下,说到底,她是一个自私的母亲。

    如果可以重来,她不会让自己女儿去做这么危险的事。

    小女孩甜甜的叫了一声:“姐姐哥哥,你们快醒来吧,妞妞还没有跟你们亲口道谢,妞妞很感激你们,谢谢你们救了妞妞。”

    小孩子奶声奶气的话,听的张君梨忍不住眼角一酸。

    这句话,俞向安听清楚了。

    她现在最期待的,就是能听到声音的时候,每天听他们说话,都不由得高兴起来。

    她现在已经对自己的情况有了解了。

    万万没有想到,她还能听到爸妈他们的声音,她们在叫她快点醒来,俞向安也在努力,她现在是植物人状态,她想要睁开眼睛,笑着看看他们。

    对他们来说,她在床上睡了一年多,而对她来说,已经几十年没有见到他们了。

    她想要笑着对他们说:我回来了。

    所以别难过了。

    另外俞向安也从他们的嘴里知道了林川柏的信息,他就在隔壁,用一道窗帘挡着,和他一样的状态,也是植物人,而且这段时间反应跟她一样,越来越乐观了。

    这让她安心了起来,看样子他们又一起回来了。

    听着小女孩的稚嫩嗓音,俞向安在心里回她:“你好啊,我听到了你的道谢了,以后玩耍要小心呐。”

    林川柏也听到了小女孩的声音,嘴角抽动了一下,手也仿佛在用力。

    只不过用力之后,他的手还是没有抬起来,力气已经用尽了。

    他刚有意识的时候,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包裹住了,他思考这是哪里,这就是死亡吗?

    他想要进去自己的空间,但是进不去,他大喊,没有反应,他还是在这空荡荡的黑暗里,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他的药园空间应该是与他绑定的,现在他不能进去,一个可能是那空间不见了,第二个可能就是他已经死了。

    林川柏更倾向第二个可能——他已经死了。

    问题是,死了怎么还能思考?

    难道真的有鬼魂吗?

    那怎么没有黑白无常带他回地府?

    如果没有死的话,其他人呢,儿子女儿他们哪里去了?

    他慢慢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

    像是在冬眠的频率。

    奇怪,真是奇怪,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

    慢慢的,除了心跳,他听到了别的声音,他耐心等待,然后,他听清楚了别人在说什么。

    是他没有印象的声音。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自己就是他们嘴里的那个“小伙子”,而另外他们经常挂在嘴边说的“小安”,也是他最熟悉的那个人。

    他们回来了。

    这些人是她的家人。

    林川柏想到这里的时候,感觉自己和向安可能在某一世拯救了人类。

    不然这样的好事,怎么还会有第二次?

    不过他心里也有些忐忑,他回来了,那么向安呢。

    她醒来的时候,是原来二十多岁的她,还是跟他一起到了某个平行时空过了数十年的她?

    等到俞向安终于能够睁开眼睛的时候,距离周舟她们母女过来已经过去了十多天,当时张君梨正在帮她剪指甲,一边和她说话:“你的指甲又长了,看看你的手,比原来白了那么多,你醒了要是看到自己这肤色肯定会高兴吧,女孩子家家的,白一些好看,但是妈妈还是觉得有点血色健康的那种更好看,晒得古铜色,健康一点,太白了看着不健康,等你好了多去外面晒晒太阳……”

    “妈,我、会、的。”她用气音一字一顿的说着话,当时张君梨剪指甲的手就是一抖,愕然抬起头来看着女儿,看着女儿努力勾起的嘴角,忍不住上手去摸了摸,随即滚珠般大的泪珠就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她粗鲁的用手一抹,扯开嗓子就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我女儿她醒了!”

    她自己就是外科医生,这时候却忘记了,她按一下铃就可以叫人过来了。

    她这一嗓子,喊了医生团团把她围住,做了一些检查,每一个植物人在在成为植物人之后的苏醒都是奇迹,时间越长苏醒的几率越少,她躺在病床上一年多,时间不短,算是一个小奇迹了。

    她现在说话困难,医生问她,就用眨眼间来表示是否。

    张君梨在外围站着,她也是医生,但是外科医生,这不是她的领域,她不能打扰他们。

    俞向安隔着医生看着她,弯着眼睛笑了,没多久就眼皮子打架,医生看出来了,让她先睡。

    “你现在刚醒,身体还很虚弱,想睡就睡,别勉强,你放心,你的情况很乐观,别给自己心理压力。”

    没多久,俞向安就又沉沉睡去了,但是张君梨现在的心情跟原来完全不一样。

    她感觉自己坐在云霄飞车上!

    穿越云霄,看尽山河壮丽,心里有无限柔情。

    她的小女儿,真的醒了!

    大家出去病房说话,不打扰俞向安睡觉,一出去,张君梨就双手合十,本来她不信神佛的,现在她什么神佛都拜,“阿弥陀佛,观世音,上帝,感谢你们保佑,谢谢,谢谢!”

    她女儿终于醒过来了!

    这时候她反应过来了,立刻打电话给俞较方他们。

    俞较方接到电话立刻出发过来,看着在床上睡觉的小女儿,俞较方也忍不住擦了擦通红的眼角,拍了拍张君梨的背,安慰她,“小安现在醒了,医生也说没事了,养养就好了,养好了又是一个好汉。”

    虽然有些可惜不能亲眼看看女儿醒过来跟他互动,但是女儿睡一觉就醒了,他在这里等等,迟早能看到的。

    俞朝阳看着妹妹那消瘦的模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

    林川柏是在俞向安醒来的第二天睁开眼睛的,他看着天花板的雪白,闻着消毒水的味道,侧过头看着病床那边。

    窗帘在俞向安苏醒的时候就撤掉了,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扭头,但动不了,身体僵硬。

    正对着他这边和女儿说话的张君梨看到了,哎哟一声,这回她记得了,按铃把医生叫了过来。

    “隔壁的小伙子也醒了!”

    俞向安慢慢的扭头,看着他,视线对上,眉眼弯弯。

    真好,是他/她!

    两个人的眼神十分有默契,一触即分。

    一开始他们不能表现出他们的熟稔,他们现在可还是陌生人状态,没有理由认识。

    他们两个接连醒过来,有不少人过来围观。

    这一层都是因为各种原因失去意识的植物人,有的人放弃了,也有的人跟张君梨他们一样还在坚持。

    他们想要来讨福气,希望他们的家人也能跟他们一样苏醒。

    周舟也带着女儿妞妞也来了,妞妞来到先拉着俞向安的手:“姐姐,妞妞听妈妈说你醒了,你和哥哥都醒了,妞妞有句话一定要跟你们说,妞妞很感谢你们哦,以后我也会一直、一直记得的!”

    周舟也郑重的表示了感谢。

    俞向安摇头:“那是下意识的反应,是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等她们走了,张君梨感慨:“幸好你们救的人是有良心的,那时候你们出了事,是他们立刻打电话叫救护车,没耽误时间,及时给你们做手术,这一年多来,没少花钱。”

    俞向安笑了笑,没说话。

    她现在也了解了更多,原本妈妈是外科医生,平日里很忙碌,但是现在妈主动调去了比较清闲的部门,这样子才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她。

    妈妈是很喜欢她那份工作的,现在调走了,工作内容也变了。

    爸现在还在打理着中医馆,同时还在学习,想着自己能多学一点,也就多懂一些,或许能够帮到她。

    还有大哥大姐,都在医疗系统,这行有多忙俞向安是知道的,但是这么长时间了,每周都会过来看看她。

    俞向安是用尽了自己的自制力,才没有失控的哭出来。

    年纪大了,经历的事多了,就是有这点好处,对自己的情绪管理能力比较强。

    “妈,我在病床上躺了这么久,错过了好多,你跟我说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张君梨眉眼柔和,“好,你想听什么,我慢慢跟你说,先跟你说说你姐吧,她男朋友说起来也跟你有点关系,她去问同学,她同学推荐了他,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

    俞向安给了旁边也在听的林川柏一个带着笑的眼神。

    这也是他迟早要接触的,现在多了解一些,以后更好过关。

    他们两个现在一点点的适应自己的身体,一开始还不会走路,慢慢的,跟婴儿似的从头学起。

    这还是幸好他们躺的时间都还不算太长。

    那些在病床上真正躺的久的肌肉都萎缩了。

    俞向安自从醒了以后心情一直不错,就算她要满满学走路,慢慢适应身体,有点痛苦,但是她回来了!

    她又见到了爸爸妈妈,大哥大姐!

    而且时间不是太长,她又回到了二十多岁的青春年华。

    年轻人的身体就是有活力,感受着身体一点点回复,她感觉到了年轻人的轻松。

    体验过年老的那种感觉,对比一下,感觉身体轻飘飘的。

    林川柏也是,两个人同进同出的,他们两个现在在张君梨他们看来已经熟悉了。

    一起复健的时候,经常一起鼓励打气,经常一起说话,这也不奇怪,共患难,一辈子有多少个人有这样的经历。

    林川柏和俞向安在没人的时候彼此交流,知道了另一个让他们很高兴的点,俞向安的游戏农场和林川柏的药园空间都跟着他们回来了。

    他们之前把空间的东西处理了一些,但是也添置了一些东西,就是想着万一他们还有其他的奇遇的话,那空间里面的东西就能派得上用场了。

    俞向安仓库里面有很多东西,有粮食、水、衣服、种子、药品等等,这些东西是防止他们出现在物资贫乏的世界和末世用的,和平世界的情况也准备了,比如钱,有人民币美元欧元等等,有几百万,还有字画、瓷器,更多的是金条宝石之类的硬通货。

    那些纸币不能用,因为编号可能会出现问题,到时候就成了做假币了,但是那些金子银子宝石他们可以用。

    去外地一趟,找个理由脱手就好了。

    这对他们来说很容易。

    因为他们两个的过份熟稔,张君梨有的时候会觉得有些奇怪。

    他们话不多,可是他们说话的时候,话说了半截,她等着下半截呢,结果没了?!

    她没听懂,但是他们两个已经懂了,话说完了。

    难道这是她和年轻人的代沟吗?

    她和大儿子大女儿交流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啊。

    难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这两个人还有其他的交集?

    俞应夏敏感一些,偷偷拉着她问:“你和那小伙子看对眼了?”

    她这话玩笑意味比较浓郁,结果妹妹一点没害臊,认真的点头,“对啊,姐,你看出来了。”

    俞应夏:???

    这是不是太仓促了点?

    “你认识他才多久,了解他吗?知道他的性格吗?”

    俞向安内心: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相濡以沫很久很久了,当然了解,当然,现在她只是笑着,笑的一脸乖巧:“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其实第一回 见面我就有好感了,想要和他进一步接触了解,这样自然就知道他这个人了,你认识的人多,帮我把把关,观察观察他的品格?”

    俞应夏:“……”

    帮自家妹妹把关是没问题啦,但是为什么总感觉妹妹好像没把情况全交代?

    复健的结果很成功。

    有些植物人醒过来以后还有别的后遗症,比如反应迟钝、手脚动作不协调等等,他们两个没有这些后遗症。

    出院的时候,主治医生也说他们这种情况难得。

    出院这一天,张君梨特意去弄了火盘和柚子叶去霉运,隔壁小伙子没有家人,她也一起准备了一份。

    俞向安看了心里酸酸软软。

    以前妈妈是从来不弄这些的,她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俞向安乖乖的按照步骤去了,然后就近去附近的酒店吃庆祝宴。

    张君梨也邀请了隔壁的小伙子。

    共患难的交情,又一起康复,这缘分没的说。

    吃完了饭,各回各家,俞向安现在是爸妈的宝贝,什么活都不让她干,哪怕知道她现在已经没事了,俞向安也不急,在家里好好待着,安慰爸妈那颗悬着的心。

    她在家里待了小两个月,她出门爸妈才没有接连打电话过来。

    这时,林川柏已经去外地脱手了一些东西,手上有一些现金了。

    他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先把房买了,不然他不好意思上门让人家把女儿交给他啊。

    对于张君梨和俞较方来说,现在的生活是久违的宁静。

    小女儿康复了,出院了,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重新捣鼓起了她的私房菜馆,大儿子那边不用他们操心,大女儿和她对象也是感情稳定,要说起来都成双成对,就差小女儿了。

    结果小女儿带着那“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小伙子上门了……

    俞较方:“……”

    这怎么这么突然,他家最后那颗仅剩的白菜也有猪拱了。

    张君梨看林川柏的眼神也是一变,看来之前她觉得有些不对劲是真的啊,两个那时候就看对眼了吧,她脸上还是笑着,但是转眼就拐着弯的打探起林川柏的底细来。

    这要是成了自己女婿,她总得要对他的情况有个底吧。

    这人没什么亲人大家都知道,但是除了亲人以外呢?

    结果还成。

    跟女儿是校友,刚买了对面新开小区的房,付了首付,虽然还在还贷款,但是他股市里有钱,还贷没压力,他还筹谋着再读一个研究生,读研期间,也不耽误成家生子。

    读书是好事。

    俞向安大哥大姐一个博士一个硕士,没办法,读医的,学历没几个低的。

    他们本来还想让俞向安也去读研的,她自己不愿意。

    现在未来女婿想要读研,他们只有支持的份。

    饶是林川柏在上门之前就做好了准备,也被花式盘问的额头冒汗。

    有些细节过去这么久了,他真有些不记得了。

    俞向安在旁边看着,随时“查缺补漏”,要是有什么年代久远想不起来的,就顺势转移话题。

    等到林川柏过关了,迎来的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眼神。

    俞较方也不吭声了。

    他还能说什么,女大不中留啊,这转移话题打量谁不知道呢,不过是觉得这小伙子人品可以,家底也不会让女儿咽清水白菜吃苦头,装聋作哑罢了。

    林川柏暗暗吐了一口气,和俞向安对视一眼,不禁都笑出声来。

    没有想到,他们这老夫老妻的还能再来一次毛头女婿上门的戏码。

    过了父母这关以后,他们两个就时常在一起,看在父母眼里,这是小年轻感情好。

    林川柏在看书,复习书本。

    他现在的水平别说研究生,带博士也没有问题,但是他之前的履历清清楚楚,他的这水平是怎么来的?要说多天才,之前这么长时间也没看他有多天才,肯定要给一个能说的过去的理由。

    他现在这跨专业是难,但到时候试卷的成绩也是最真实的,等他上学,上课,接受老师的指导,他的这些知识就不突出了。

    俞向安则是一边重开私房菜馆,一边在股市游荡,股市是玄乎的。

    在这里,知识丰富的经纪人可以大赚,但是新人同样有这个机会。

    一面暴富,一面暴跌。

    她在这里赚到钱,大家知道了就只会说一句她运气好,别的不会多想。

    平行时空很多对不上,但是大趋势是一致的。

    她经历了很多次牛市股市。

    近期就有一次股市大跌的机会,她利用林川柏去外地出手宝石得来的几百万做本金做空。

    原本价值是100的东西,跟人签订合约在某个日期卖多少出去,在那个时间段价值大跌,从一百跌到了1,那么她就能用这个价格购入,完成合约,赚99。

    这只是个例子,她赚的没有那么多,但是也让她的本金翻了二十多倍。

    这些钱俞向安并没有收手,继续寻找机会积累资本,现在看着多,但是在有些人看来,只不过是几辆豪车,几次赌局。

    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他们这一世的人生,还很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