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五十八章 革职永不叙用(大结局)

作者:卓牧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一软禁竟一连被软禁了七天,这滋味儿别提有多难受,韩秀峰真是寝食难安。

    就在他快憋得发疯之时,之前名不经正传,现在却风头正劲的总理衙门领班章京王乃增和云启俊来了。不但带来了两大盒吃食,还带来了几个让韩秀峰目瞪口呆的消息。

    先是郑亲王等随驾回京的赞襄大臣被革职逮问,紧接着恭奉大行皇帝梓宫回京的肃顺在密云被革职捕拿解往宗人府,这差事是刚实授步军统领的醇郡王奕譞持圣旨去办的,但真正动手的竟是荣禄和永祥。

    恩俊应该也参与了,不然驻守密云的八旗马队和几百山西兵,绝不可能见先帝的托孤大臣被抓却不闻不问。

    让韩秀峰更不敢相信的是,抓这样的大臣,办这样的大案,怎么也得一年半载才能审办出个结果。可这才过去几天,两宫太后和恭亲王等人就已经诏赐郑亲王、怡亲王在宗人府空室自尽,就已经将肃顺处斩了,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被褫职,穆荫发往军台效力。

    韩秀峰怎么也没想到两宫太后和恭亲王等人竟这么狠,愣了好一会儿才喃喃地说:“这就处斩了,罪名呢,杀人不能没个罪名啊!”

    王乃增不但早就知情,甚至帮着出过谋划过策,从怀着取出一份宫门抄,念道:“上年海疆不靖,京师戒严,总由在事之王大臣等筹划乖张所致。载垣等不能尽心和议,徒以诱惑英国使臣以塞己责,以致失信于各国,淀园被扰,先帝巡幸热河,实圣心万不得已之苦衷也。”

    “将洋人进犯京城,圆明园被焚掠,百姓受惊,先帝出巡的事儿,一股脑全扣到他们头上?”

    “四爷,他们本就难辞其咎!”云启俊小心翼翼地说。

    韩秀峰抬头道:“二位,且不说这一条罪名牵不牵强,就算他们难辞其咎,按例也不至于落到如此下场。”

    “还有,”王乃增恭恭敬敬地呈上宫门抄,不无尴尬地说:“四爷,下官就不念了,您还是亲眼瞧瞧吧。”

    韩秀峰接过宫门抄看了看,魂不守舍地说:“擅改谕旨,力阻垂帘,这也算罪名?”

    “擅改谕旨这可是死罪!”

    “云清兄,别忘了肃顺乃先帝弥留时托孤的赞襄大臣,大行皇帝遗诏写得明明白白,他们本就有权拟旨,怎就成擅改谕旨了?”

    “四爷,乃增知道您跟肃顺的交情,知道您心里难受,但这事真跟您没什么关系,您大可不必自责。”

    “怎就跟我没关系了?”韩秀峰逼视着他问。

    王乃增知道他很难接受这一切,干脆直言不讳地说:“四爷,这么说吧,从您率河营护驾回京的那一刻,肃党就已经完了!护驾回京的这一路上,您一定瞧出一些端倪,可您又能做什么呢?”

    “我……我……”韩秀峰竟无言以对。

    王乃增觉得必须帮他解开这个见死不救的心结,趁热打铁地说:“您要是出于义气,或出于对先帝的一片忠心,在护驾路上果断出手,别说朝中的王公大臣文武百官和各省督抚不会放过您,恐怕连肃顺都会把您当作乱臣贼子。再后来见着文大人,您更是身不由己,总之,不是您见死不救,而是想救也救不了!”

    “四爷,您应该这么想,这是人家的家事,怎么也轮不着咱们这些汉官掺和。”云启俊顿了顿,又说道:“我知道您对先帝的一片忠心,知道您跟肃顺的交情,知道您气不过,可两宫太后、恭亲王和文大人也有他们的苦衷,这一切实属不得已而为之。”

    “他们有啥苦衷,怎么个不得已而为之?”韩秀峰冷冷地问。

    “您一定是因为肃顺的事急糊涂了,您想想,要是太后和恭亲王他们不当机立断,等肃顺回了京,等他们八个聚到一块儿,这朝堂上还不大打出手,这朝局能安宁吗?”

    “你是说他们会跟那会儿留守京城的文武官员闹起来?”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别说他们了,连四爷您在留守京城的文武官员眼中都罪无可恕。”

    “说来说去,你们不是来告诉我肃顺他们的消息,而是……而是……”

    “四爷,外头的那些迂腐之辈确实揪着您不放,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您那会儿护驾巡幸木兰,反正在他们看来那会儿避走热河的全是奸臣,全应该治罪,听说弹劾您的折子堆起来有这么高!”

    王乃增比划了一下,随即话锋一转:“不过您不用担心,文大人绝不会坐视不理。据我所知,荣禄和永祥也在帮您跟两宫太后求情。”

    想到所谓的“肃党”不是被处斩赐死,就是被革职,有的甚至被发往军台充苦差,韩秀峰意识到现在不是为肃顺喊冤的时候,冷冷地问:“这说我韩秀峰也是肃党,就算死罪可免,活罪也难逃?”

    “四爷,说了您千万别生气,死罪一定是安不到您头上的,但这官您恐怕是做不成了。”

    “流放充军?”

    “文大人和荣禄他们正在想办法,我和老云昨儿个也斗胆去求过恭亲王。”

    韩秀峰不是个不识好歹的人,下意识拱手道:“让二位费心了。”

    王乃增连忙起身回礼:“四爷,您这是说哪里话,您的知遇之恩我等铭记于心,现如今您落难,我等又怎会袖手旁观!”

    “是啊四爷,这都是我等应该做的。”

    想到现在的处境,再想从一个在衙门帮闲的书吏,到暂时还没被革职的上驷院卿,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韩秀峰不禁叹道:“走到这步田地,怨不得别人,仔细想想只能怨我自个儿。”

    “四爷,您何出此言?”云启俊忍不住问。

    “做小吏时,只要能办成事,真就是不管用什么办法,哪有那么多顾忌。可这官做大之后,就忘了官场上的险恶,整天想着这个规矩那个规矩,以为个个都会守规矩。”

    “四爷……”

    “不说了,我有罪,我罪有应得,这就回房闭门思过。”韩秀峰长叹了一口气,随即失魂落魄地回了房。

    王乃增和云启俊看着他落寂的背影,心里别提有多不是滋味儿,可想帮又帮不上,只能对着他的背影深深作了一揖。

    ……

    与此同时,任钰儿已在慈禧太后的寝宫外长跪了大半天。

    慈安闻讯而至,看着心疼,一边示意她平身,一边低声道:“别急,这不是还没怎么你那个四哥吗?要说被弹劾,那被弹劾的官员多了,先起来,我去瞧瞧究竟怎么回事儿。”

    “太后明察,我四哥一心报效朝廷,他要是个奸臣,那满朝文武还有忠臣吗?”钰儿泪流满面地说。

    “知道知道,先起来。”

    慈安示意宫女将她扶起,然后走进慈禧的寝宫,看着正在看折子的慈禧问:“妹妹还在忙?”

    “原来是姐姐,快坐,你们几个奴才,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沏茶呀。”

    “嗻!”

    打发走太监宫女,慈禧扶着慈安坐下问:“姐姐,您是为外头那个丫头的事儿来的吧?”

    “听说她都已经跪了大半天,她本就是个苦命人,何况听六叔和文祥他们说那个韩四也的确不是肃党,依我之见敲打敲打下就行了,咱们姐妹可不能跟肃顺他们那样,让实心办差的人寒心,更不能搞得天怒人怨。”

    “姐姐说的是,可这韩四跟别人不大一样。”

    “怎就不一样了?”慈安不解地问。

    慈禧耐心地解释道:“姐姐,这么说吧,他在一些事上跟那个大头差不多,脑子里一根筋。何况他跟肃顺关系非同一般,您说这样的人能用吗?”

    想到这几天做的那些事,慈安也有些后怕,喃喃地说:“既然不能用,那就……那就打发他走人,走得越远越好。”

    “打发他走容易,可总得有个说法。”慈禧指指手边的折子,带着几分无奈地说:“真要是照着这些弹劾他的折子究办,怎么也得发军台充苦差。可帮着求情的不只是外头那个丫头,连文祥、荣禄和永祥那些个奴才都帮着求情,所以又不能真究办。”

    “那怎么办?”慈安想想又看着外头道:“妹妹,咱们总不能就这么看着那丫头整日以泪洗面,不能总看着她长跪不起吧?”

    提到任钰儿,慈禧眼前一亮:“姐姐这一说,我倒是有了个主意。”

    “什么主意?”

    “上驷院卿韩秀峰不但在大行皇帝丧期内纳妾,纳的还是官宦之女,简直丧尽天良,著革职永不叙用,即饬步军衙门将其逐回原籍。”

    慈安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妹妹,你这是成全那丫头?”

    “谁让咱们姐妹心软呢,不过这事得让荣禄去跟那个韩四交代清楚,这是法外施恩,他要是敢不识抬举,那就休怪咱们姐妹不留情面了。”

    “这是自然,这乱点鸳鸯谱的事儿真要是传出去还不贻笑大方。”

    慈禧点点头,接着道:“还有那个大头,一样不能留。他的妻室不是回泰州娘家了吗,回头让曹毓英拟道旨,打发他去泰州帮办团练。”

    (全书完)

    ==========================================================

    更多精校小说尽在万书网 www.2xs7.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