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59章 番外 最初2

作者:倾碧悠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百刀侯苏虎的人生, 说起来很是传奇。

    苏虎本来出生在孔国南面的偏僻小镇,长到七岁时,隔壁来了个从外面回来的的断了一只手中年汉子。

    听说那中年汉子是专门给大户人家做打手的, 只因为断了手,才拿了主子的赏赐回了家乡。苏虎自小听多了侠客的事, 便天天跑去缠着人。

    中年汉子推迟不过, 见他耐性好,也有些天分,便从小指点。

    一转眼,苏虎长到十六岁, 天天想着跑出去行侠仗义,顾家双亲已经年近六十,不想儿子离家太远, 眼见劝不回, 便开始想辙。而他们想到的法子就是给儿子定下一门亲事。

    这一定亲, 苏虎怕被栓住,趁夜就跑了。

    就在当年,齐国出兵来犯, 苏虎只身投了军中,这一去, 便是八年。

    八年里,齐孔两国打得不可开交,苏虎凭借着利索地身手一次次从伙伴们的尸首中爬出,还做了小将。就在最后一战里, 苏虎带着手底下几百人,生生将齐国逼退百余里,八年里, 两国元气大伤,齐国本来是拼死一战,却还是被逼退。

    苏虎带着人追了一路,生擒齐国皇子,齐国败降,主动派官员来孔国交涉,愿意赔偿孔国损失。

    两国交战多年,各自伤亡惨重,百姓需休养生息,齐国主动割让两城,两国就此握手言和,还签下了百年互不侵犯的盟约。

    苏虎在两国交战中立了大功,据说他一套刀法足有百招,出手就是杀招。

    皇上特封他为“百刀侯”,还将京城也品官员的女儿赐他与为妻。

    苏虎不肯成亲,想要接回双亲再说,在这八年中,他其实早已后悔当初贸然离家,也想回家探望双亲。可两国交战,他若离开便是逃兵。这一熬就是八年。

    就在他以为自己立下大功光宗耀祖,能让双亲安享晚年时,回到家乡的他,发现双亲早已离世。而给两老养老送终的,正是当初双亲为他定下的未婚妻。

    给公公婆婆养老送终的女子,哪怕休出都是不能的。

    未婚妻为了他,生生拖到了二十四还未嫁。那时他已经离开八年杳无音讯,未婚妻却还是无怨无悔帮他将双亲养老送终……如此重情重义的女子,他岂能辜负?

    可京城中已经有了婚约,苏虎并不为难,带着未婚妻也就是谭氏赴京,打算禀明皇上,推掉皇上赐婚,和谭氏成亲。

    他只会武艺,大字不识一个,从小在小镇中长大,后来又在军营中拼命。偶尔听说皇上金口玉言,圣旨不能更改。

    可他想法简单,他已有了如此重情重义的未婚妻,皇上便不该勉强。他想得好,可到了京城之后,皇上并不肯收回旨意。

    金口玉言,岂能随意更改?

    不过,皇上也并非不近人情,让他将二人都娶进门。谭氏奉养双亲,又婚约在前,为侯夫人,而胡氏为妾。

    其实,胡氏乃皇上赐婚,又是一品大员之女,并不能和一般妾室相较。

    谭氏知自己出身乡野,身份低微,机缘巧合之下才做了这个侯夫人。成亲后不久,在胡氏拼着早产也要让腹中孩子占“长”后,她便一心礼佛,将侯府后院,所有都交给了胡氏打理。

    自小,谭氏就教女儿要和胡氏母女亲近,从未想过女儿会有把人推下水的一天。

    或者说,女儿乖巧,处事向来温柔,从未做过这样狠辣的事。谭氏呆怔了下,眼圈渐渐红了。也不知道女儿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突然变了性子,她握了一把女儿的手,掀开被子穿鞋:“我也去看看。”

    谭氏已经多年没有出过这间院子,她不想无缘无故暴毙,只想以自己的温顺换得母女平安。

    走出院子,谭氏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吧。”

    此时她面色苍白,苏允嫣有些担忧:“娘,不会有事,我自己去也行。”

    谭氏拍了拍她的手:“我是你娘,得护着你。”

    苏允嫣低下头,将眼中的酸意逼了回去。

    慧院中,胡氏母女正哭得厉害,控诉着苏允嫣的不懂事贺霸道。

    “她们姐妹从小一起长大,我自认没有亏待过她,谁能想到她居然这么狠!”胡氏脸上捂着帕子,哭得浑身颤抖,语气悲戚,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这么冷的天,她居然会故意把允慧推下水,若不是婆子来的及时,我们母女已经阴阳两隔了……这么多年的母女情分,我待她如亲生,没想到她根本捂不热,真真一个白眼狼!侯爷,你可一定要为我们母女俩做主……”

    谭氏推开了门。

    看着门口的母女俩,胡氏哭声一顿。

    苏虎皱眉:“允嫣,今日之事,到底怎么回事?”

    苏允嫣扶着母亲进门,将人安顿好,才出声道:“我不知道二娘和姐姐怎么说的。”

    胡氏瞪她:“你就说你有没有推允慧下水?”

    装了多年的慈爱长辈,这会儿倒是不装了。

    苏允嫣颔首:“我推了!”

    “呐!”胡氏像是抓住了她的把柄一般,急切道:“侯爷,她承认了!”

    苏虎的眉头皱成了川字,看着苏允嫣:“你为何要推你姐姐?”

    苏允嫣又倒了一杯茶递给母亲,再倒一杯递给苏虎:“爹从小就教我要敢做敢当。我推了,所以我承认了。”她看向胡氏和床上的苏允慧:“姐姐,你敢承认吗?”

    苏允慧:“……我不是故意的!”

    苏允嫣摊手:“爹,你看见了,她也推了我。我们是姐妹,同为苏家血脉,可她不如我坦诚。我推了她,便大大方方承认。可她呢?”

    苏允慧擦着眼睛:“爹,我真不是故意的!”

    苏虎揉揉眉心:“把方才湖边的所有人都带过来。”

    闻言,谭氏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到京城时已经二十有五,而胡氏却还是二八年华,加上她从小在乡下偏僻地方干农活,长相也并不如胡氏精致。所以,这些年来,以其说她和苏虎是夫妻,不如说是她对苏虎有恩才能留下,苏虎只敬着她。夫妻感情……不存在的。

    她还怕苏虎被枕边人吹了枕头风,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就罚女儿呢。

    现在看来,他还是那个正直的人,一点没变。

    苏允嫣补充道:“爹,不如把那个刚好告假的会游水的婆子也请过来。”

    听了这话,苏虎眉心皱得更紧。

    先落水的人是小女儿,如果那个婆子真的是被人指使才告假,那么……就是有人蓄意要杀他女儿了。

    小女儿一上来就把大女儿推下了水,这幕后的人是谁,根本就不用猜嘛。

    一家人弄成这样,苏虎只觉得心累。

    下人很快跪了一地,对于方才的事,都说没看清苏允嫣如何落的水。只知道她落水之后,夫人很是着急,大姑娘急得直哭,还连连自责。

    不过,倒是有好几个人都看到了苏允嫣故意推人入水。

    苏虎没有责备谁,他心里还有一丝侥幸……有外人借此在姐妹二人之间挑拨成好。

    若是没有,那姐妹俩,真要反目成仇了。

    刚离开的柯安华也被请了回来,他看到的和那些人一样。

    胡氏嘴角悄悄勾起一抹笑,又极快地压下,板着脸问:“允嫣,这么多人在此,都说没看到允慧推你,这你如何解释?”

    谭氏听到众人供词,有些担忧。正想说话,苏允嫣伸手按住她的肩:“爹,你不如问一问,我跟姐姐各自落水后二娘的神情和动作。”

    胡氏微微一僵。

    这种天气,女儿落水,她担忧不已,那一瞬间的慌乱她压根就没掩饰。

    下人们面面相觑,却不敢不答。

    “二姑娘落水,大姑娘吓得直哭,夫人急忙安慰,有崔处人去找游水的婆子。”

    说到这里,开口下人欲言又止。苏虎不耐烦:“那大姑娘落水呢?”

    “夫人焦急,还抢了杆子想要救人!”

    苏允嫣含笑补充:“二娘,你莫非忘了,姐姐当时昏迷不醒,还是我把她叫醒的呢。”

    胡氏:“……”明明就是踩醒的好么!

    “不信你问问游水的婆子,有多少人在下水呛晕了后还能醒过来的?若是没有我,姐姐兴许已经死了。”苏允嫣面露嘲讽:“你们不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反而还要怪我。恩将仇报,说的就是你们这种人! ”

    苏允慧死里逃生,后怕之余,满心愤怒:“你推我下的水,哪来的恩?”

    苏允嫣摇摇头:“我要真想杀你,也不会救你了!反而是你们母女,看着我落水,只顾啼哭安慰。还口口声声把我当亲生女儿,骗谁呢?”

    苏虎:“……”骗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