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1章 老实的凤凰男(14)

作者:十月豆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一帆嘴里轻轻地哼着歌, 手上加快速度处理各类堆积的文件。

    从现在开始,每天除了工作之外,他的兼职就是照顾郑敏敏, 因此别看他此时严肃认真,眼镜还反着光,一副正襟危坐忙碌不止的样子,实际上,脑子里已经在菜场里对着各类鱼挑挑拣拣,并且思考他们死亡的归宿是清蒸,红烧,或者浓汤?

    并且在同一时间,他改变了自己直男屏蔽家长里短的特性, 开始频繁关注办公室里已婚女同事们的聊天——特别是在她们谈起关于孩子的事情上, 热情程度直线上升。

    郑父在医院里对于肺部的详细检查出来, 属于病情前期,只要进行保守治疗就行。结果出来后没有再瞒着家里其他人,郑敏敏和郑母气他们俩这事情都敢瞒着。

    等情绪过去了后,郑敏敏想起李一帆之前说的, 他父母给他托梦说让郑父去检查的事, 心里一阵后怕和感恩。要不是这个托梦,很可能郑父的病情就被延误了。

    她对于牌位的照顾更加上心, 时不时换新鲜的供果, 还会说说话。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

    今天是本月的最后一个周末, 下个月就要开启长假期,小堂弟要放假了。

    在前一天晚上, 李一帆就向郑敏敏报备了今天的行程,并且对其不断黏黏糊糊, 表达出不愿意离开她身边半步的想法。

    郑敏敏正追着剧呢,剧中正在上演着紧张刺激的修罗场场景,她全副心神都放在了剧上,对李一帆一直重复说的话直接屏蔽在外。等插播广告的时候才rua了一把他头发,说道:“不想就不要去嘛,小堂弟都上初中了,不说这么大的孩子在自己熟悉的路上会不会丢,就说你去接了小堂弟这么多回,这回就让叔叔婶婶自己去接呗。”

    说到这里,郑敏敏有点生气道:“你都去接你小堂弟多少回了?每次都说你有车你方便,可他们也有车啊,上次回去大堂弟开车不是开的挺好的嘛。说你学习好能好好教一下小堂弟,不说你出来工作这么久初中的知识还记得多少,就每回给他们跑腿当司机那么几个小时,那就是拿水灌也灌不了多少啊。”

    “他们就是拿你当免费的司机用!”郑敏敏生气的总结陈词,“你就是太好说话了!”

    李一帆把下巴放在她肩窝,闷笑两声,在郑敏敏曲起手臂要打他的时候讨饶:“没错,是我太好欺负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有你在我身后撑腰,以后我就不好欺负啦。”他抱着郑敏敏,像不倒翁一样倒来倒去:“我就去接着最后一次,这是之前答应过小堂弟的,不好骗小孩子。以后啊,我要接的就是我们自己的宝宝了。宝宝你说是不是呀~“这一声‘宝宝’也不知道是在叫哪一个,郑敏敏挥手就要拍掉影响自己看剧的手,最终在落下的时候却收了力,只轻轻的按了下去,笑了起来。

    这才是她喜欢的李一帆,虽然被伤害,但是理智大于情绪,不然当初回乡祭祖的酒席的事就不会这么被轻轻放过的。

    于是等到小堂弟坐上李一帆来接他的车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小堂弟并不在意李一帆是什么表情,他把书包往后座上一扔,人在上面一躺,一边打开手机继续打着游戏,让游戏音效充斥着车内的空间,一边皱眉不满道:“你怎么这么慢啊,我同学们都走光了!一个月就来接我一回,能不能上点心早点来啊!”

    本来听自己亲哥说有辆路X的时候他还和班上同学假装不经意的炫耀了一遍,就只等着李一帆来接的时候好炫耀一下,现在来这么晚,同学都被接走,他没炫耀到,感觉面子上挂不住。

    “你亲哥对你上心,我打电话给他让他来接你,你可以下车再等会儿。”李一帆坐在位子上,和善的提议道。

    让他哥来接?

    到时候别人岂不是会笑他们家居然只有辆宝马?还是最低配置的!

    小堂弟当然是不肯的,他坐起来,眼睛还是不离手机屏幕,嘴里却小声嘀咕道:“不就是随口说了句吗,你这么小心眼干嘛啊。”

    李一帆发动车子,慢慢驶离学校区域:“你会说话就说,不会说话就闭嘴,送你来这里读书就是为了让你好好学,而不是培养你在别人为你付出的时候还不满抱怨的。”

    驾驶座传来的声音很平稳,可小堂弟却突然打了个激灵。他抬起头往前看,蓦然和李一帆的眼神在后视镜里撞上了。

    他觉得自己这个堂哥今天有点不对劲。

    作为最小的孩子,以往的时候李一帆对他都是十分放任的宠,可今天不但怼他,还对他说教。

    他最讨厌说教了。

    可小堂弟还控制住了脸上的表情,他看多了家里父母亲哥和李一帆的相处,尽管家里人从未跟他说过什么,他也敏感的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扬了扬手机:“哥你说什么?我在骂队友呢。”

    李一帆没回话,收回了眼神。

    小堂弟低下头来,开始在心里不满抱怨,想着一会儿回去后要怎么和他妈告状,让他妈和李一帆好好发发威。

    打了一会儿游戏之后,他累了,直接叫道:“我要喝水。”

    前排丢过来一瓶矿泉水,擦着他手臂砸在靠背上。小堂弟吓了一下,随后生气:“我要喝可乐!”

    “没买。”

    “以前不是说了我只喝可乐,车上必须要放一瓶吗?!”小堂弟不敢置信。

    李一帆平平淡淡:“不好意思,这车是你嫂子的,你嫂子只喝矿泉水。”

    “我你你……”小堂弟想说点什么,又不好说出来,最后硬生生梗住了自己。他也一口没喝那水,看着窗外做鬼脸。

    车里安静了一会儿之后,他忽然用力拍车窗:“我看到我同学了,你靠边点,我要和他说话。”

    “你想干嘛?”

    小堂弟兴奋道:“他上次还嘲笑我是个乡下来的,我得给他好好看看,他才是乡下来的!哥你可得好好帮帮忙!”

    李一帆不为所动,继续开。

    “诶诶诶,你干嘛啊!都过掉了!”小堂弟不拍车窗了,他扭头,装逼技能没发出的不甘心让他扭头对李一帆大吼。

    “我刚刚说了,车是你嫂子的。”

    “嫂子嫂子嫂子,你是妻管严吗?嫂子的车不就是你的车,给我炫耀一下怎么了?怎么了?!”

    “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妻管严,”李一帆继续慢悠悠说话,“而且我这是为你好,毕竟你和我一样,不但真的是乡下来的,以后叔叔婶婶大概也没法给你另一辆路X用来炫耀。”

    “?”小堂弟在心里大骂神经病。气了一会儿后,他阴沉沉的说道:“我饿了,我要去前面那家牛排店吃饭。”

    “不行。”小堂弟爆发了:“怎么什么都不行啊?你怎么当哥哥的,我要和我妈说,你就会欺负我!”

    李一帆点了点头:“你回去说吧。本来来接你的唯一目的也只是为了把你平安送到叔叔婶婶那里。”

    “还有,你班主任有打电话给我,说你在学校里摔坏了同学的手机一部,打伤了同学一次,月考成绩倒数第五。”

    刚想愤怒大爆发的小堂弟谨慎起来:“……那,那都是他们……”

    “不用和我说理由,只是你放假回去后记得去你们班主任那修改一下联系人,以后别再联系我了。”

    在学校里摔坏别人东西打架倒是其次,毕竟李一帆一定会替他赔钱的。但成绩不好可是会被爸妈念的,因此在李一帆说出这话后,小堂弟心里松了口气,知道这回没事了。

    他琢磨着,为了避免被向家长告状,可以雇个人专门当他家长好了,那样以后成绩的事情就可以被瞒下来。

    要是还遇上什么赔钱的事,他就直接找李一帆要啊,多要点零花钱不就得了?而且这可是李一帆自己主动说的换号码,以后就算被家里人知道了,也只会骂李一帆而不是骂他。

    这么想着,小堂弟又美滋滋起来,开始盘算着零花钱往上加多少好。

    就这么没过多久,到了小堂弟一家租住的地方,李一帆停好车,拎起被小堂弟落下的书包跟在他身后。

    跑了一会儿,小堂弟又转回身,拉住李一帆的袖子,笑容满面的说道:“哥,你要买房了吧?”

    李一帆挑挑眉:“怎么?”

    “我们班同学老说家里买了多少套多少套的房我要说我家是租的,那多丢面子啊。”

    “那你可以说你老家乡下那套。”

    小堂弟皱眉,一脸嫌弃:“村子里那么破,我要是说出来会被笑话的。”

    想想那个用吞掉的赔偿金盖起来的,只比小堂弟大一岁的房子,李一帆笑笑:“你不必担心以后在同学们面前没面子,以后肯定有房子给你当谈资的。”

    小堂弟只当李一帆是真的要买套大房子,眼前一亮,心中暗喜,欢欢乐乐的进门打算背地里把这件事告诉父母。

    谁知一进屋,每逢放假必定会在客厅迎接他的父母毫无踪影。

    无踪影就无踪影吧,刚好他可以自由自在的打游戏了,于是小堂弟快乐的和李一帆说再见,回房间开电脑进游戏登账号一气呵成,根本没听见李一帆说的他父母才从医院出来不久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要孝顺的话。

    等到他打游戏打到天色麻黑,被咕噜咕噜响的肚子硬生生从游戏世界里拉回来,小堂弟才依依不舍的退出来。

    他想着爸妈应该做好饭了,结果出去一看,客厅漆黑一片。

    “怎么这会儿还没人?”有点奇怪的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电话铃声就在旁边的房间里响起。

    小堂弟疑惑的拧开门进去,透过窗外的路灯灯光,他看见床上鼓起了一团,近距离一看,他以为有事要办的父母此时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小堂弟瞬间不满了,他啪的一下打开灯,生气道:“你们怎么还在睡觉啊?我饿了!你们快啊!”

    随着灯的亮起,只见床上的两人猛地一下睁开双眼,用眼白上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盯着开灯人。小堂弟就这么被吓了一跳。

    但很快,饥饿占领了情绪高地,他催促李婶婶起床给他做饭吃。

    在他的催促下,床上的两个人都起来了,动作有些僵硬不稳的样子,但小堂弟并不在意,回屋决定忍一忍再出来吃饭。

    足足十多分钟后,房门就被敲响,李婶婶出来叫他和大儿子出来吃饭。

    小堂弟风一样跑过去一看——只看到桌上摆着四个加热开水的方便面,而调料还都没搅匀。

    小堂弟看着桌上其他人沉默着吃饭的样子,只觉得莫名其妙。

    “为什么只有泡面?我可是才从学校里出来,我要吃大虾,吃烤鸡,吃牛排!”

    他声音很大,李婶婶却没什么情绪的说话:“家里只有这个,随便吃点吧,吃完了去睡觉。”

    “你们还要睡?不是才睡醒?”小堂弟瞪大眼睛,觉得不可思议。

    他哪里知道,这段时间虽然李一帆父母的鬼魂没有再无时无刻的出现在他们闭眼的时候,但他们脑子就好像被吓木了一样,无法再正常入睡了,只能浅眠,睡了比没睡还难受,可又不能不睡,因此一直处于很困的状态。

    而且他们还不能想李一帆他们的坏话,一旦想了,立马就会再见到跟丧尸一样在他们身后跑着的两个鬼魂。

    不过没人想提起这个。

    小堂弟也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只有这些?这泡面我才不吃,你们快去买烤鸡给我,我好饿!”

    李叔叔被吵的不行,当即一拍桌子,大喝道:“吃就吃,不吃滚!”

    他们每天睡觉都睡不够,哪里还有心思去搞别的!

    小堂弟直接甩了叉子,冷着个脸:“哼,滚就滚,我找李一帆去,他肯定会带我去吃大餐。”

    他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忘了今天车上李一帆对他的冷淡态度,只是在和父母赌气。

    可谁知这话确像个地·雷,他一脚踩上去,接引·爆了奇怪的安静的氛围。

    一直没睡觉脾气变得更加不好的李叔叔直接把那份泡面盖在了小儿子的头上,顺手拿起旁边柜子上的痒痒挠就上去揍他。

    李婶婶在一边让李叔叔别打了,一边和小儿子哭着说不能找李一帆。而大堂弟则继续吃着自己的面,好像听不到这边的动静一样。

    他太久没有好好睡觉,已经不想再浪费多余的情绪了。

    小堂弟的哭声响了很久。

    而在不久之后,他才知道李一帆当时说的,以后没有下一辆路X来接他,他可以和别人谈论乡下那套房子的话是什么意思——李一帆居然将他们一家告上了法庭,要求他们还回当初偷偷留存的属于父母的赔偿金——这一点他从来不知道。

    另外还有一条长长的流水单,上面是他这些年给叔叔婶婶以及两个堂弟花费的所有费用,每一笔,都要求他们偿还。

    小堂弟觉得荒谬。

    他想做点什么,可电话李一帆不接,和家里人说话,跟和木头人说话一样,没人应声,只有李婶婶,一直在哭,然后不断的说:“造孽啊。”

    最后假期结束,小堂弟回学校,而其他人眼里则纠结不已。

    钱,他们不想还,加上这么多年因为赔偿金和李一帆自己的付出支撑着,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怎么正式的工作过了。

    可他们实在是太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这种感觉真的会逼疯人……

    于是等小堂弟再次放假的时候,他发现没有人来接他,连自家的那辆低配宝马车都没了,直接叫他坐公交车回去。而回去,也不是回他们租的那里,甚至连乡下的那栋他极其看不起的老房子都不是,而是村子深处,那栋他基本没来过的,已经荒废了十多年的,用砖瓦盖的年久失修长了草的土坯老房子。

    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而且他走在村子里,大家都会对他指指点点,说他家可算是把钱还回去了。说他家缺德,让他脑袋都抬不起来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李婶婶和他说,以后要给他转学到村子里那个初中去,在那里当住宿生,省钱。

    那他岂不是以后,就要在这种他从来看不上眼的地方,读书了?!他不愿意!

    大堂弟此时已经离开了家,他原本还想要从李一帆那里捞个职位,弄点油水,可现在他只想离得远远的,随便打点工过活就算了。

    李叔叔李婶婶也打算去镇上找个保安洗碗工什么的了,再也不想联系李一帆了。

    而李一帆也不联系他们,他和郑敏敏过的很开心,沉浸在即将为人父的喜悦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嗯呐,这个世界完结啦~

    本书也完结啦~

    也许有番外。

    为新书打个广告:《我觉得我是好人》(书名可能会改)(点进专栏可收藏~)

    预计下周开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