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6章 番外一

作者:漫漫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着面前京都的城墙, 韩炜彤有些恍惚,时隔二十多年,她终于再次踏入了京都, 二十年前, 是她科举中榜成为进士的时候, 二十年后, 她因多年以来的政绩,调任户部侍郎, 成为京官,再次踏入这京城之中。

    陪在韩炜彤身边的是韩炜彤的丈夫张修远看着神情恍惚的妻子, 握紧了妻子的手道:“阿彤,太后娘娘就在宫中,你可以入宫拜见了。”张修远知道在妻子心中京中的分量之所以如此之重, 都是因为薛太后在这里, 在妻子心中,薛太后的分量要比他和孩子加起来还要重, 那是妻子一生的救赎, 可以说没有薛太后就没有今日的妻子。

    “我知道。”韩炜彤确实心情激动, 她尽量让自己心情平缓下来, 她之后自己的恩人就在城中,这让她心中放松了很多,对于韩炜彤来说,薛夷光是她的救赎和一生追寻的光。

    如果没有薛太后,她可能一生都被困在苏州的韩家后宅之中, 可能被自己那个父亲为了攀附权贵,随意嫁掉,在后宅中挣扎, 也可能像她母亲一样疯掉,死去。她的母亲尽管后来被薛太后治好了,但是在韩家多年的困苦,早就已经将母亲的底子掏空了,她精心为母亲调养,母亲也已经在五年前病逝了,她守了孝,又在接下来的任期中立下功劳,才被调任回京。

    她其实和丈夫分离很久了,这次两人一起被调任回京,可以说是女帝给自己的恩典了。

    她第一次踏入京城的时候,是她和丈夫进京参加会试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已经和丈夫成婚好几年了,虽然她和丈夫都读书用功,但是她们到底也不是那科举一途上的天才,像薛太后那样三元及第的又有几人?所以他们两人踏踏实实地复习备考,磨练自己的文章,才进京参加会试。

    那次她进京的时候就拜见了安国公夫人,当时安国公夫人还要带她去见还是皇后的薛太后,但是却被她拒绝了,到底是要避嫌,若是不避嫌,她名声被毁是小,连累自己的恩人才是大事,所以那次她是在殿试的朝会上见到的薛皇后,之后她又被薛皇后召见,薛皇后当时和她说了很多的话,有鼓励,有欣慰,她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薛皇后嘱咐她,为官一生的责任当是“为万世开太平”,她也一直将此当作是自己一生的追求。

    韩炜彤的幼女张攸宁看着面前的父亲和母亲,又望着京中的大门,充满了好奇,她是出生在母亲和父亲的任上的,她出生的时候母亲已经年岁不小了,她上面有两个兄长,父母对她都很是宠爱,她从小到大听到的最多的就是薛太后的故事,她知道那是母亲最佩服的人,也是天下女子的最尊敬的人。

    她知道,是薛太后给了天下女子读书的机会,给了无数女子一条活路,如今像母亲一般的女官之所以能够存在,都是因为薛太后。她听了很多薛太后的故事,对薛太后极为崇拜,她想象过薛太后是什么样子,外面那些人都说薛太后是一个特别威严的女子,还有的说薛太后面如罗刹,凶狠险恶,若不然怎么镇得住朝堂的男子?

    不过,张攸宁记得母亲一直都说薛太后是一个温和的人,更是一个美丽的女子,母亲说过她这一生没有见过比薛太后更美貌的女子,但是母亲又说当自己见到薛太后的时候只会被薛太后的气质吸引,而忘记她的美貌,她总觉得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说法,直到她今日随母亲见到薛太后,才知道这是真的。

    身为外臣进京,特别是韩炜彤的官位不低,首先就应当朝宫中和内阁递官帖,不过韩炜彤终究是特殊的,她刚来到宫门前,就见到內监在宫门前等着自己。

    “韩大人,太后娘娘在慈安宫中等着见您一家呢,张大人和张姑娘也一起入宫吧。”內监对着韩炜彤笑着道。

    韩炜彤和张修远赶紧应是,张修远知道自己能够刚进京就被召见,是拖了自己妻子的福,不过他也不觉得羞愧和嫉妒,夫妻一体,若是胡思乱想,他们的日子早就不用过了。

    张攸宁这是第一次进京,也是第一次进宫,更是第一次见內监,因为自十年前天兴帝和薛皇后就废除了宫刑,也取消了內监制度,宫中以后也不会有內监,宫中改为宫女和普通的奴仆,男子无需净身也可入宫伺候,如今宫中已经有许多真正的男子当宫人了。

    天兴帝和薛皇后更是规定无论是宫中的仆从和宫女在到了年岁后可以成亲,这个让大魏百姓直呼天兴帝和薛皇后仁慈。

    所以张攸宁第一次进宫感到很是新奇,她见到了內监,见到了宫人,见到了高高的城墙,她的内心是极为好奇的,一旁的韩炜彤看着四处打量的女儿,微微皱眉,道:“我之前教你的规矩都忘了?”

    “阿娘,我知道错了。”张攸宁立时收起好奇散漫的态度,变得恭谨起来,这里是皇宫,是天下权力的中心,她之前确实有些放肆了。

    张攸宁自幼被母亲教导地很好,她明白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比如现在在宫中,她是臣女,应当是谦卑恭敬的。

    “张姑娘年纪小,好奇些也是正常。”內监听到韩炜彤对女儿的训斥后笑道:“陛下和娘娘仁慈,宫中主子又少,注意些就好,其实张姑娘也是赶上了好时候,这些年宫中的规矩不那么严苛了,张姑娘若是想要看,倒也无妨,只要不冲撞了贵人就好。”他自幼进宫,他觉得从薛太后掌权后,宫中宫人的日子一日好过一日,主子少,纷争就少,薛太后又是仁慈的性子,他们这些宫人的日子也好过些,不至于每日将脑袋别在腰带上过日子。

    “主上宽容,但不是我们做臣子放肆的理由。”韩炜彤轻声道。

    內监听到这句话笑了,“怨不得韩大人能够一路高升,您是个聪明人。”那些仗着主子宽容,不守规矩的人,下场才是最惨的。

    很快,韩炜彤一家被领到了慈安宫,如今的慈安宫是天兴帝和薛夷光的居所。

    韩炜彤带着丈夫和妻子对着薛夷光行了叩拜大礼。

    薛夷光温和地叫了起,随后指了指一旁的位置道:“坐吧,你知道我的,不喜欢别人站着回话。”

    韩炜彤是知道薛夷光的规矩的,也不推辞,带着丈夫女儿谢了恩,坐在了一边。

    薛夷光看着面前的韩炜彤,比起上一次的见面,无疑苍老了很多,已经有了白发,脸上也平添了几道皱纹,但气质沉稳,精神也不错,这让想起自己二十年多年初次见到韩炜彤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是韩炜彤还是个被父族欺凌的小姑娘,如今倒是恍如隔世。

    “这么多年,你政绩斐然,朝中百官提起你也是赞誉有加,你在任上修水利,兴工事,办学堂,造福了不少百姓,我便是在京中也能听到你的大名。”薛夷光笑道:“如今你已经官至三品,想来日后入阁拜相也不是没有可能。”

    “若没有您,就没有今日的微臣,微臣这一生最感激的就是您。”韩炜彤听到薛夷光赞扬的话,脸上露出了少年时期的羞涩和愉快,就像是老师表扬的学生一般。

    “不,你最应该感激的是你自己。”薛夷光听后摇头笑道:“若不是你当初在我的宴席上弹奏那一曲,我又如何会知道你呢?是你自己给了你机会。”

    看着韩炜彤还是不赞同的神色,薛夷光也不说什么,转移了话题,对着张攸宁道:“这是你的女儿了吧?”

    “是的。”韩炜彤赶紧让女儿拜见薛夷光。

    张攸宁对着薛夷光恭敬地行礼,从进来后,她就被薛夷光所吸引,薛太后的年纪比母亲还要大,但是看着却比母亲年轻很多,不同于她之前那些雍容华贵等等的想象,薛太后是很美,岁月似乎格外偏爱她,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但是却和母亲说得一样,薛太后让人注意到的不是她的美,而是她身上的气质,只这么站在薛太后的身边,就能够觉得内心极为宁静。

    听着薛太后问自己问题,张攸宁只觉得那声音温和却又有些威严,不是让人畏惧的威严,而是那种只那么听着就不想要反驳,想要顺从喜欢的威严。她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母亲会对薛太后如此爱戴了,薛太后身上就是有一种魅力,让你既想要亲近,又忍不住尊敬。

    薛夷光问了张攸宁几句,得知张攸宁已经是秀才后,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好孩子。”她不会对孩子的未来横加干涉,她知道到了她这个位置一旦说了什么话,可能会对这个孩子的未来造成困扰。

    薛夷光对着韩炜彤道:“上一次见面我与你说,为官者当为万世开太平,我现在要说的是万世太平就掌握在你们手中。”

    韩炜彤和张修远听到薛夷光的话,立时行礼道:“必不负娘娘所愿。”

    元启十年,韩炜彤入内阁,名垂青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