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7章 番外 吃醋

作者:白芥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飞机场。

    助理去拿行李,叶怀宁站在一边等,顺手回微信。

    “到了,刚下机,正在等行李。”

    季饶那边秒回:“我在外头车上等你。”

    叶怀宁略微意外:“今天不用拍戏?”

    “提前杀青了,刚从剧组那边出来。”

    半个月前,叶怀宁去美洲出差,季饶要拍戏没法跟着,俩人每天隔着十几小时时差视频通讯,到了今天叶怀宁才终于回来。

    季饶又发来一条:“快点出来吧,一会儿见。”

    叶怀宁收起手机,虽然累得很,但心情愉悦。

    身后有人喊他的名字,大步过来跟他打招呼,是刚在飞机上认识的同机乘客,一个高大英俊的混血Alpha。

    “你需要车吗?我的司机就在外头等,可以顺路送你去任何地方。”Alpha笑得优雅真诚、目光灼灼。

    先前在飞机上叶怀宁捡到这人掉落的一支钢笔,顺手还过去,对方十分热情,主动和叶怀宁攀谈,自我介绍是某跨国大公司在华的高管,刚上任,未来几年都会在这边。

    多个人脉没什么坏处,于是叶怀宁和他聊了半路,这人虽然中文说得不怎么样,但风趣健谈,性格十分开朗,下飞机时他们还交换名片,互相留了手机号。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也有人来接。”叶怀宁笑着婉拒。

    机场人太多,季饶没下车,坐在车中望眼欲穿时,终于看到了叶怀宁出来的身影,人一坐上车,就被他抱个满怀。

    叶怀宁一拍他手臂,提醒他:“你先放开我,我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身上脏死了。”

    “我还在剧组连着拍了一天一夜的戏没洗澡呢,无所谓。”

    季饶抱着人不肯松手,呼吸就在叶怀宁的颈边,他觉得有些痒,干脆不说了。

    助理坐进副驾驶座,目不斜视,叮嘱司机发动车子。

    叶怀宁累得厉害,在飞机上被人拖着聊天几小时,后面一直没睡着,这会儿坐上车,靠在季饶肩膀上,被熟悉的气息环绕,终于有了睡意,很快闭眼沉沉睡去。

    季饶握住他的手,无名指上戒指碰在一起,因为爱惜三年过去两枚戒指依旧明亮如新。

    回家之后叶怀宁先去洗澡,家里帮佣已经做好晚餐离开,季饶又将饭菜热了一遍,看看时间已经半小时了叶怀宁还在浴室里,过去敲门。

    里头没人应,季饶直接推门进去,叶怀宁趴在浴缸边缘,竟然又睡着了。

    季饶走上前,伸手拨了一下他的脸。叶怀宁侧过头,眼睫颤了颤,又不动了。

    季饶有些好笑地看着他的睡姿,怕他一直这么趴下去会着凉,只得卷起袖子,打算把人抱出来。弯下腰,手伸进水里刚碰到叶怀宁的后腰,手腕上忽然搭上另一只手,将他用力往下拽。

    季饶猝不及防,被拽得往下栽,脚下一个打滑没站稳,就这么狼狈栽进了浴缸里,哗啦响声后,浴缸溅起巨大水花,再之后是叶怀宁的放声大笑。季饶浑身湿透从水里撑起身,耷拉下的湿发遮住眼,面前是叶怀宁被热气蒸得泛红的笑脸。

    “这样好玩吗?”季饶很无奈。

    叶怀宁双手扯下他衬衣领,将人拉近,视线下移,季饶湿透的衬衣贴在身上,勾勒出结实的肌肉线条,叶怀宁舔了舔唇,仰头贴近他耳边说:“一起洗啊。”

    季饶目光动了动,叶怀宁语气中的暗示意味明显,下身在水中紧贴一起,他自己更是在第一时间有了反应,正热切嚣张地贴着叶怀宁彰显存在感,难怪叶怀宁故意调笑。

    叶怀宁看着他,轻轻眨眼:“不是说拍了一天一夜的戏没洗澡吗?一起啊。”

    手捏住叶怀宁下巴,另一只手将他拦腰捞进怀,季饶灼热的呼吸欺上去。

    浴室水汽朦胧,交缠的身体起伏,漾开圈圈水波。

    暧昧声响被音箱里播放的音乐掩盖,黏腻不清。

    叶怀宁热得不行,浑身都是淋漓而下的汗,玫瑰香浓郁醉人。

    季饶一下一下轻抚他后背,哑声笑:“这次发情期怎么提前了?”

    叶怀宁趴在他怀中,累得不想动,闭着眼睛说:“时差半个月不适应,提前了吧。”

    季饶啧了一声:“我还以为是太想我了呢。”

    叶怀宁懒得争辩,嘴里嘟哝:“你说是就是。”

    “那就是。”季饶坚持,低头亲吻他肩膀上滚动的汗珠。

    彻底标记催发出的体内信息素比体表信息素似乎更香一些,尤其当他的Omega处于发情期时,季饶觉得这个味道简直快成他的精神鸦片了,一下一下深嗅。

    叶怀宁被他弄得肩膀一阵痒,笑着躲开:“别弄了。”

    季饶偏不放过他,追上去,将人抱得更紧,手往下移,声音哑得厉害:“发情期一次喂不饱你,再来。”

    终于从浴室出来,已经快晚上八点,先前热过的菜又彻底凉了。

    季饶把饭菜放进微波炉,叶怀宁身上裹着浴袍,靠在一旁冰箱门上,打电话跟下属交代工作。季饶几次回头看他,叶怀宁终于分了点眼神给他,用嘴型问:“干嘛?”

    季饶指了指他电话,又指了指微波炉,示意他饭菜好了,赶紧挂电话吃东西。

    叶怀宁终于把事情交代完,结束了通话。

    “叶总可真是个大忙人,出差回来大晚上的也要忙着指挥工作。”季饶抱怨完,把饭菜端去餐厅。

    叶怀宁现在事业蒸蒸日上,生意盘子越做越大,每天都很忙,还经常到处出差,季饶偶尔也会抱怨,虽然都是玩笑语气的。

    叶怀宁跟去餐厅,在季饶放下东西时从背后抱住他腰,笑嘻嘻问:“我不工作了每天跟组陪你拍戏啊?”

    季饶轻咳一声:“那怎么好意思。”

    说是这么说,他的眼神却告诉叶怀宁,这很可以。

    叶怀宁忍着笑,他们现在的相处模式跟以前似乎颠倒了,大忙人是他,每天都想黏着他的人成了季饶。

    其实他也想每天都和他的Alpha在一起,但他不打算告诉季饶。

    吃饭时季饶问起叶怀宁这半个月出差有没有碰到什么好玩的事情,叶怀宁随口说:“每天参加各种商会、酒会,要么就到处考察,跟人一轮又一轮谈判谈合同,有什么好玩的。”

    “好像瘦了点。”季饶盯着他的脸说。

    叶怀宁不以为然:“哪有,天天吃牛排面包,胖了。”

    “辛苦了。”

    季饶给他夹爱吃的菜,都是叶怀宁回来前他特地给帮佣打电话,报菜单提醒对方做的,但凉了又热了两次,味道没有一开始那么好。

    叶怀宁不计较这个,他吃了半个月洋餐食不知味,现在随便什么都吃得下去。

    饭吃完,再一起窝沙发里看电影。

    叶怀宁躺季饶腿上,电影看得漫不经心,一边玩手机。

    飞机上遇到的人发来微信好友申请,叶怀宁略微意外,顺手点了通过。对方朋友圈里发的大多是户外旅游照,攀岩、蹦极、潜水……玩的都是极限运动,跟他热情开朗的形象很洽和。

    “对我开朋友圈能吗?”

    这人的中文果然有些别扭,而且自来熟,上来就要叶怀宁给他开朋友圈。叶怀宁确实习惯了屏蔽不太熟的人,虽然他朋友圈里其实只有几张风景照,都是这几年他和季饶有空时到处去玩拍下的。

    既然这人想看,他倒是无所谓,于是就开了。

    过了几分钟,对方大概把他的朋友圈翻遍了,又发来一条:“你拍的照片都很好看,你喜欢去外面玩?我也很喜欢,我们可以一起约。”

    “我还想请你吃饭,和你聊天很高兴,你哪天有空,我们一起吃饭聊天?”

    叶怀宁有一点尴尬,这人的语气和过于热情直接的态度,他再迟钝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握着手机正犹豫要怎么回,一直专注看电影的季饶转过目光,瞥见了叶怀宁的手机屏幕。他倒不是故意的,因为叶怀宁完全没避讳他,举着手机的动作屏幕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想不看到都难。

    季饶:“……”

    叶怀宁似有所觉,抬眼对上他欲言又止的眼神。

    “有话直说。”

    “怀宁,你在外头没戴戒指吗?”

    叶怀宁抬起手看了一眼,戒指他一直戴着没离过身,虽然这个戒指造型过于别致时尚看着不像结婚戒指,但他确实戴在了无名指上。

    季饶的语气有些酸溜溜的,叶怀宁不想解释,把手机递给他:“你来回吧,给你机会。”

    季饶握着那烫手山芋,想直接把人拉黑,又怕惹叶怀宁不高兴,“……是生意合作伙伴?”

    “不是,飞机上认识的,不过以后没准能一起做生意。”

    那就是不能把人拉黑了。

    看季饶一脸怨念,叶怀宁终于笑了:“行了,说了让你回你就回吧,我戴了戒指,不知道他看没看到。”

    季饶想了想,发过去一条:“抱歉,最近可能没时间,我和丈夫约好了下周出去旅行,等我们回来,我和我丈夫一起请你吃饭吧。”

    他没有说假话,他俩一早约好了等他这部片子拍完,叶怀宁这段工作也忙完了,再去一趟非洲,继续几年前没有走完的行程。

    叶怀宁盯着他打字,一边看一边笑:“不错啊,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拉黑他。”

    “你还想以后跟他做生意,先留着吧。”季饶回复完,把手机还回去。

    在这种事情方面,他永远没底气要求叶怀宁太多,但会自我要求,他们和好以后他就没再给自己手机设置过密码,好让叶怀宁随时可以翻看他手机,虽然叶怀宁除了偶尔拿他手机玩游戏刷分,并不乐意翻他的各种聊天工具。

    叶怀宁虽然嘴上不说,但答应了给他机会就不会再怀疑他。

    叶怀宁哼笑,装什么装。

    过了片刻,那边再次发来消息:“我看到你的戒指,很好看,我以为那只是装饰品。”

    “是结婚戒指,我们结婚三年了。”

    这条叶怀宁自己回复了过去。

    然后他关了机,转身趴到季饶腿上,抬头看他:“吃醋了啊?”

    季饶看着他:“有人觊觎我的Omega,我不能吃醋吗?”

    叶怀宁点头:“可以,吃醋就大方说出来,别憋着,你这样我看着都不痛快。”

    季饶噎了一瞬。

    脸上重新换上了那副不正经的笑,他弯下腰,手指转到叶怀宁一侧耳垂上,轻揉了揉:“怀宁,你这样的Omega,永远会有很多人喜欢你,我是吃醋,但我知道你肯定能处理好。”

    叶怀宁轻嗤:“比不上你,身在娱乐圈,招蜂引蝶你最本事。”

    “没有,真没有。”季饶小声争辩。

    他这几年每年就只接一部片子,精益求精,但不再拍爱情片,在片场时刻注意跟所有异性同性保持应有的距离,能不出席的乱七八糟活动都不出席,余的时间闷头搞音乐,帮叶怀宁打理他们共同的珠宝公司,别说招蜂引蝶,连只蚂蚁都没再招惹过。

    虽然如此,事业发展却一年比一年好,其实也托了叶怀宁的福。

    “我的好怀宁,我把心肝都掏出来给你看。”

    季饶的声音压得更低,吐字间的气息尽数往叶怀宁耳朵里钻,叶怀宁的耳朵也痒了,一直痒到心尖上。

    发情期第一天,不吃抑制剂总是特别容易有反应,更别提这几年他已经习惯了靠Alpha抚慰度过这个特殊时期,季饶随便一个撩拨,他又想要了。

    叶怀宁不打算压抑自己的欲望。

    季饶看懂了他水波泛滥的眼中流出的欲念,低声一笑。

    叶怀宁被他笑得更加心痒,揪住他身上浴袍带子将人拉得更近:“心肝不要。”

    季饶笑看着他:“那要什么?”

    叶怀宁恶狠狠地磨牙:“你明知故问。”

    “怀宁。”

    “干嘛?”叶怀宁语气更凶。

    季饶将人捞入怀,在叶怀宁发飙之前,温柔一吻落在他鼻尖。

    “嗯。”

    作者有话说:

    正式完结了,谢谢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